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葉薄歡蘇執 > 《無彈窗》 第1章

《無彈窗》 第1章

院上學,本能去國外設計所。結果因為三年前我做的錯誤選擇,葉薄歡封殺我,牽連妹妹退學,和我一起淪落到如此地步。“阿妙,是我對不起你……”愧疚幾乎要將我壓垮。妹妹急了,再次握住我的手:“哥,你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呀?爸媽早死,從小不還是你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的?”“現在該我報答你,我打更多工給你掙醫藥費,你彆擔心。”看著妹妹懂事的模樣,我眼圈泛紅。最後決定還是聽妹妹的話,暫時不簽離婚協議。我自己怎樣不要...小說主人公是蘇執葉薄歡的書名叫《葉薄歡蘇執無彈窗》,它是作者葉薄歡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,憑藉蘇執葉薄歡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她曾說:“蘇執,你是我見過最有天分的鋼琴家,放手去闖這個世界吧,我一直是你的後盾。”現在,她眼裡隻有林曳。粉絲們的驚喜,刺耳傳來——...《葉薄歡蘇執無彈窗》第1章免費試讀我曾經是紅遍大江南北的鋼琴家,和京圈千金葉薄歡濃情蜜意。但後來她封殺我,讓我淪落為一個外賣員。……京市,戶外綜藝現場。我剛剛接了一筆兩百杯奶茶的訂單,穿著外賣員衣服下了電瓶車,正要送去。就看到被粉絲們圍在中間的林曳,和我老婆——葉薄歡。她曾說:“蘇執,你是我見過最有天分的鋼琴家,放手去闖這個世界吧,我一直是你的後盾。”現在,她眼裡隻有林曳。粉絲們的驚喜,刺耳傳來——“林大歌星,你和江小姐實在是郎才女貌,天生一對啊!”“你們什麼時候微博官宣呀?咱們到時候也好組織粉絲團給你們送新婚禮物!”林曳刻意朝葉薄歡倚靠,帶著完美微笑:“謝謝大家祝福我。”葉薄歡穿著一身牡丹絲綢旗袍,冷豔又矜貴,不愧是高高在上的京圈千金。我心中苦澀,粉絲都不知道,我纔是葉薄歡隱婚了三年的丈夫。話落,眼神一轉,林曳看到我。“我替你們叫的奶茶到了,外賣員怎麼還不過來。”我抱著沉重的奶茶箱艱難走到林曳身邊,卻見他突然驚訝:“哎呀,師哥,怎麼是你?你怎麼淪落到送奶茶了?”原來,奶茶是他故意叫我送的。為了羞辱我。三年前我是最紅的鋼琴家,林曳是我小師弟。他經常抄襲彆人曲譜,所以我反感他。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,葉薄歡現在已經把林曳捧成頂級歌手了。甚至這三年來,許多他紅的歌,詞曲都是葉薄歡讓逼我替他寫的。粉絲聽到,瞬間群情激昂。“臭送外賣的,你就是當初那個造謠林曳抄襲的賤人蘇執?”“現在又出現在林曳麵前,是不是又打著什麼惡毒主意啊?”“保護林曳!趕走蘇執!”“砰!砰——”一個充電寶砸中我額頭。我想護住奶茶,可一陣頭暈目眩終究還是冇抱穩,摔倒在地,奶茶也全都灑到林曳身上。我聽到很多拍攝鍵的聲音,大概是林曳粉絲拿手機在拍我。血流到鼻側,血腥氣刺激我神經,我狼狽爬起。還得送外賣,還得掙錢還債……卻看到葉薄歡正關心地看著林曳:“衣服有冇有被弄臟?”始終冇看我一眼。心裡的苦澀一圈一圈盪開,果然,她還在因為三年前的事恨著我。林曳暗自得意看我一眼,嘴上卻可惜說著:“你們彆生氣了,蘇執落到這個下場已經付出應有代價。”“隻是浪費了我給大家點的奶茶,蘇執,你說怎麼辦?”粉絲們的憤怒正在燃燒著我,葉薄歡在冷漠看著我,林曳的囂張和作妖顯然是她的默許。我捂著額頭的血,立馬卑微低頭道歉。“對不起,這一單我賠。”賠了這一單,這一天都白乾了。但我很清楚,如果我不道歉,不讓林曳滿意,恐怕會有更嚴重後果等我。傍晚,我拖著疲憊身軀走到家門口,剛一開門,突然樓梯道傳來急促腳步聲。我一回頭,催債的壯漢一腳將我踢飛在牆角。“蘇執,你今天送外賣賺了多少錢啊?”他們獰笑看著我,拎起我領口,又狂扇我一巴掌。“欠的三千萬什麼時候還?”拳頭如雨點般落在我身,我習慣性抱頭,嘴角逐漸溢位血,額頭上的傷口又開始滲血。好疼。他們打了一個小時才收手,諷笑道:“江大小姐叫我們定期來催你,你可彆怨我們。”他們很快走了,我靠在牆角,渾身像散架,怎麼也爬不起來。三年前,我害得葉薄歡斷腿之後,就被她封殺,斷了所有合作,要還品牌違約金。這些催債人就是葉薄歡安排的,表麵上是她身為我妻子,幫品牌履行催債職責,其實是她用這些人來羞辱我。鮮血滴答順著臉頰滾落,我撐著想爬起來,可雙手卻痛到顫抖。“哥!”身後傳來哭腔,下一秒,妹妹蘇妙衝了過來,抱住我哽咽:“哥,你還好嗎?是那些催債混混又來了嗎?我去叫警察好不好?”我苦澀一笑,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那些催債混混走的那麼快,大概是急著去找葉薄歡邀功吧。我被妹妹扶著起來,鼻腔流血,眼前還冒金星。但為了不讓妹妹擔心,隻強撐著:“不用了,進家休息一會就好。”可下一秒,警察居然找上了門:“301號房租客蘇執,你涉嫌故意傷害歌手林曳,我們依法對你逮捕!”歡落下殘疾,她確實該恨我。或許我要是就這麼死了,她就消氣了……結了血痂的肌膚摩擦在粗糙碎石的地麵,讓我生生疼醒。我再次醒來,居然是被綁匪拖到了破屋外麵。在昏暗破屋子裡待久了,再見到外麵的陽光便分外晃眼。以至於看到太陽之下,葉薄歡穿著黑色皮衣舉槍站在那,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被折磨得出現了幻覺。她冷笑:“蘇執,不知道吃一塹長一智麼,又被人綁架,丟不丟臉。”我心裡難受的要死。我不是她,我冇錢雇保鏢保護我。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