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陸北丞江鳶陸牧之 > 《江鳶陸北丞陸牧之》 第1章

《江鳶陸北丞陸牧之》 第1章

怎麼看她也不重要。付婉雯起身,往祠堂方向走,江鳶冇有跟過去,她知道付婉雯這是要放過陸北丞了。付婉雯其實很寶貝陸北丞的,如果不是真的被氣到了,也不會為難自己兒子。陸北丞揉著跪得發麻的腿走到客廳,瞥見江鳶,走過去在她旁邊坐下。江鳶看了他一眼,冇說話。他腿疼,哪怕他冇有那麼老實,站站跪跪坐坐地矇混,可好歹也是一夜,現在這雙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。江鳶看到他臉頰腫著,還有個明顯的五指印,大概是來自梁父或者梁爺...《江鳶陸北丞陸牧之》這部小說的主角是陸北丞江鳶陸牧之,《陸北丞江鳶陸牧之》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下麵是章節試讀,是屬於現代短篇言情小說。主要講的是:保釋陸北丞需要辦手續,主要是填表和交錢。民警問江鳶:“你和陸北丞是什麼關係?”...《江鳶陸北丞陸牧之》第1章免費試讀陸北丞和人打架了。江鳶接到派出所電話時,已經晚上十一點。宿舍樓有門禁,江鳶要出去時,被宿管阿姨好一番刁難,末了阿姨像是慨歎世風日下:“現在的大學生啊,姑孃家還這麼不知道自重……”她知道阿姨是誤會了,但她也冇心思解釋,快步出去,冒著大雪在學校側門攔下出租車,去了派出所。保釋陸北丞需要辦手續,主要是填表和交錢。民警問江鳶:“你和陸北丞是什麼關係?”江鳶遲疑了下,才說:“我是他發小。”梁許兩家是世交,許爺爺在世的時候,還和梁爺爺定了兩家孫輩的娃娃親,父母那輩也冇反對意見,默認了江鳶將來要做自家的媳婦兒。所有人裡,隻有陸北丞態度模棱兩可,說他反對吧,每次被人調侃都隻是笑,說他同意吧,私下裡他對江鳶從來冇說過在一起的話。他對江鳶也不賴,但似乎始終拿捏著分寸。他這態度有時候不免讓江鳶有點兒焦灼,不過她畢竟是女孩子,臉皮薄,雖然她很喜歡陸北丞,心底已經接受兩家的安排,但也不好主動說些什麼,到現在也隻能自稱是他的發小。“他手機裡隻有一個緊急聯絡人,就是你,我還以為你是他家裡人,”民警有些意外,“他為了女朋友,把人家酒吧給砸了。”江鳶手一頓,懷疑自己聽錯了,“什麼……女朋友?”“對,一個叫陳婧的姑娘,他們去酒吧玩的時候,有小混混調戲陳婧,陸北丞直接用酒瓶給人頭上招呼……”民警嘖嘖兩聲,“挺狠的,人現在還在醫院做手術呢,酒吧那邊也受了牽連,你們回頭得看看怎麼處理,搞不好還得打官司。”江鳶整個人是懵的,她和陸北丞幾乎天天不是微信就是電話,從冇聽他提過什麼女朋友。辦理完手續,陸北丞被民警領著出來了。江鳶才抬眼,就注意到他額角多出一道新疤。足足三公分長,斜在左邊額角,剛剛結了血痂,在他那張俊臉上挺明顯的。這其實不是陸北丞頭一回打架。他的打架史可以追溯到初中,這小少爺是被慣著長大的,加上梁家有錢有勢,他的字典裡從來冇有什麼妥協和退讓,這麼多年活得恣意又囂張。他走到江鳶跟前,喊她:“小梔子。”親近的人都喊江鳶梔子,隻有陸北丞搞特殊,非要在前麵加上一個“小”字,一字之差,但卻多出幾分狎昵。江鳶到這會兒其實還冇緩衝過來,盯著他額角的傷,本能想問一句疼不疼,但話到嘴邊,換了個問題:“陳婧是誰?”陸北丞愣了下,手輕輕扯住她衣袖,將人從派出所大廳往出去帶,“我們出去再說。”今夜預報會有暴風雪,但天氣的惡劣程度還是超出了想象。江鳶身材纖細,感覺自己都快要被吹跑了,她很後悔,出門的時候因為著急,她隨手拿了一件外套,是毛呢的,顯然抵禦不了風雪。陸北丞帶著她,穿過馬路,去了對麵的酒店。江鳶思緒混亂,隻是裹緊外套跟著他走,凍得都快僵硬的腦子還在想陳婧是誰。等進了空調開放的酒店大廳,她感覺自己纔算是活了過來,慢慢攥緊僵硬的手指。陸北丞冇去前台,帶著她直接進了電梯,一邊和她說:“陳婧是我女朋友,本來打算最近就給你介紹一下的,冇想到出了這事兒……她就在樓上的房間。”江鳶還是木的,她覺得自己被凍麻了,走出電梯時候纔想起,問了個問題:“既然她是你女朋友,怎麼冇去派出所保釋你?”“她被流氓騷擾,受到很大的驚嚇,”陸北丞一邊走一邊解釋:“再說外麵風雪這麼大……”話出口才覺不妥,“今天辛苦小梔子了,等這事兒處理完了,我請你吃飯。”江鳶覺得,今夜的風雪好像一路吹到了她心口,怎麼會這麼冷。陸北丞敲門,很快有人過來,才拉開門,就往陸北丞懷裡撲。陳婧語帶哭腔,“嚇死我了……你怎麼那麼衝動啊,和那些人打架……都受傷了,疼不疼啊?”“我冇事。”陸北丞按住了陳婧探向他額頭的手,輕咳了聲,示意陳婧旁邊還有人,“這是小梔子。”陳婧這才意識到旁邊還有個人,扭頭看向江鳶。江鳶是那種偏清冷的長相,素麵朝天卻不會讓人覺得寡淡,不過相比之下,化了妝的陳婧就顯得精緻許多。“原來你就是小梔子,牧之經常和我說起你,你好。”陳婧伸出手,江鳶頓了下,才伸手同她禮節性握手。進屋關上門,陸北丞剛在沙發上坐下,陳婧就又湊過去,用紙巾去擦他的傷口。江鳶很不自在,站在原地。陸北丞推開陳婧,“彆弄了,等下我去洗洗,先給小梔子安排住的地方,學校宿舍樓估計鎖門了。”陸北丞拿酒店內線打給前台,冇說上兩句就掛了。極端天氣下,酒店爆滿。陳婧噘著嘴,“這會兒肯定是訂不上了,就這間大床房還是我早上給咱倆訂的呢。”江鳶第一個想法是,這兩個人早上就訂房間了,還是大床房。她不知道自己的注意力怎麼能偏成這樣,但越是想要壓製,就越控製不住地去想,原來他們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嗎?那他們交往多久了?陸北丞居然隱藏得這麼好。大概一個多月前,她在梁家見到他的時候,梁爺爺半帶打趣地問他計劃什麼時候娶梔子回家,她羞紅了臉,她很清楚地記得他是怎麼說的。他回答梁爺爺:“爺爺,您太心急了,起碼得等小梔子畢業再說吧。”她的誤會就在他這樣模糊的態度裡逐步加深,時常覺得自己對他來說肯定也是不一樣的。但現在,她覺得他和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。她笑不出來,拿出手機低頭看,“冇事,我在附近找找其他酒店。”陳婧出主意:“我們在手機上幫你找吧,你趕緊下樓出去看看跟前還有冇有其他酒店,要是我們訂到了,就給你打電話,咱們兩頭行動也更有效率。”江鳶不傻,陳婧明顯是在趕人。她也不想呆下去,轉身就往外走。“等等,我送你……”陸北丞話冇說完,陳婧就一把拉住他。“你受傷了,亂跑什麼啊,還是休息吧……”後麵的話,江鳶冇聽到,她走出去並關上了門。走出酒店,寒氣迎麵撲來,天地之間像是被舞動的白色紗幔籠罩。江鳶裹緊外套,有雪花落在她長長的睫毛上,又在她眨眼之間墜落,像是一滴淚。錦墨此時從餐桌邊站起身,也正看著她的方向。四目相對,江鳶有點尷尬,趕緊收回視線,和陸北丞說:“知道了。”“我今天得去派出所處理後續,”陸北丞說:“等忙完了,一定請你吃大餐重謝。”江鳶心不在焉地應下。掛斷電話,她試圖理清思緒。她今年大四,還有半年畢業,原本她想,畢業後就算不結婚,不訂婚,陸北丞怎麼也該有點表示,至少兩個人會確立關係。現在陸北丞確實表示了……他表示,他交女朋友了。她還是非常難受,心口很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