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全球高武 > 第1432章 三界新生,有緣再會(大結局)

第1432章 三界新生,有緣再會(大結局)

分。另外也能探查一下,誰的人緣不錯,支援率高,投票就可以看出,明天…不,今晚就可以上門談談!唐峰也不管這個,看了看時間道:“速度,三分鐘解決!”眾人都沒辦法,隻好開始投票。方平還在一直唸叨著:“我叫方平,我為魔武流過血!”傅昌鼎幾人都沒話說,你確定你流過血?不過方平盯著他們,幾人哭笑不得之下,也隻好投給他,第一天,他們也沒指望拿學分。很快,投票結束。唐峰拿到投票,隨手翻了一遍,開口道:“方平16票...我贏了!

然而…方平沒有絲毫的開心。

天帝死了。

源地被天狗吞了,鎮壓在了蒼貓體內。

而源地被吞,也導致三界本源道動蕩,混亂,此刻,修煉本源道的武者,紛紛大道動蕩,三焦之門破碎,有人直接死亡,有人陷入了昏迷。

幾位皇者更慘,龍變和鑄神使此刻都是肉身崩裂,雖然還活著,可都有些眼神茫然。

方平的源地,還在吞噬整個三界。

蒼貓,也徹底沉睡了。

巨大的源地中,一隻貓,如同化石,佇立在天地之間,體外黑氣彌漫,它沉眠了。

鎮壓源地!

自願鎮壓源地!

這貓,最終選擇了幫方平鎮壓源地,它相信方平,那麼的單純,嘴上喊著騙子,卻是將性命交托給了方平。

老王三人,此刻化為一條大道,從蒼貓口中蔓延出來,關聯著三界。

這…也許纔是三界本源武者沒有滅絕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第一源地,還在關聯三界。

蒼貓隻是鎮壓了要爆炸的源地,可也斷絕了第一源地和三界的聯係。

現在,這條道,成了生命通道,關聯三界的生命通道。

在這之前,方平沒想到三人會這麼做。

老王三人化為大道,天狗在黑泥潭中鎮壓源地,蒼貓鎮壓三界所有汙穢,鎮天王和西皇精神力殘存一縷,此刻被方平納入手中。

環顧一圈,俯瞰大地。

方平笑了,笑的有些癲狂。

沒人了!

普通人都陷入了沉眠中,武者也在沉眠,好像隔絕了三界,也隔絕了他們的生命氣息。

“種子…”

方平喃喃一聲,他看到三界眾生,都在漸漸進入沉眠,包括鑄神使和龍變也是。

顯然,不單純是因為大道的原因。

“種子的氣息…被隔絕了!”

方平呢喃一聲,隔絕了種子的氣息,讓三界陷入了死寂。

他忽然懂了!

“種子…不成為永動機,三界…永遠會沉眠下去!”

種子,生命的起源。

如今,方平吞噬了三界,卻是沒有吞噬種子,種子還在外麵。

沒有種子,三界的生命起源消失,缺了種子的力量,缺了生命的力量,方平雖然強大,卻是無法提供這些,那三界…遲早會走向滅亡。

此刻,已經有端倪出現。

三界的樹木,在慢慢枯萎。

一些人,也出現了微弱的生命力流逝。

如此的清晰!

以往,他們感受不到,那是因為種子的力量,無處不在,在溢散,在補充他們的生命力。

可現在,隔絕了種子,種子的力量不再覆蓋三界,三界的生命,都即將走向枯萎,走向末路。

方平看向腦核,等腦核徹底吞噬了三界,方平將腦覈收入腦袋中。

此時此刻,方平站在虛空中。

無盡的虛空,無盡的黑暗。

種子在哪?

他所在之地,混沌一片,不辯東西,不分南北。

舉目四顧,無生命,無人煙。

方平看向四方,身邊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。

三界,在他腦海中。

而三界,已經陷入了死寂中。

隔絕了種子了!

他該高興的!

可是…種子呢?

找不到種子,三界遲早會走向滅亡的。

“陽神!”

方平咆哮一聲!

人呢?

這,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結果。

種子並未出現,陽神也不見了,天帝死了,三界被他吞噬了,可現在怎麼辦?

他想問問人,他想問問鎮天王,想問問武王…我該怎麼辦?

我該去哪找種子?

“我是路癡啊…”

方平似哭似笑,我是路癡啊。

這無法辨別的天地,無盡的黑暗和死寂,我該去哪找種子?

“人呢!”

“種子呢?”

方平踩在黑暗的虛空上,一路前行,尋找著,探索著。

人呢?

無邊無際的黑暗,彷彿要吞噬他一般。

人在哪?

種子在哪?

陽神去哪了?

種子去哪了?

“出個聲啊!”

方平吼叫著,可是,依舊如此的黑暗和死寂。

走著,尋找著,方平不知道自己找了多少。

這黑暗的虛空,無邊無際,永遠都是那麼沉寂,沒有生命,沒有人聲,唯有方平越來越急促的喘息聲。

生命在流逝!

不是方平,而是三界的生命在流逝。

很多人,在沉眠中蒼老了。

再這麼下去,三界要徹底枯萎了。

那隻貓,越來越黑了。

黑暗,籠罩著蒼貓。

種子呢?

方平一聲聲的吶喊,陽神呢?

他們在哪?

方平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遠,走了多久,一直都是黑暗,黑暗也在吞噬方平。

不找了吧?

還繼續找嗎?

找什麼啊!

強大到了他這個境界,哪怕不去尋找種子,生命力也在流逝,可他流逝的速度很緩慢,他也許還能活十萬年,百萬年,甚至永遠不死…

“不死?”

方平微微一怔,我…生命力流逝的很慢很慢。

可我的源地,並沒有種子,我的生命力來源在哪?

“對…我不是三界中人,我…其實也和種子關聯,種子的內世界!”

這一刻,方平忽然清醒了!

對,三界其他人和種子隔絕了,可他沒有,他不是三界的生靈,哪怕是,他現在其實也和種子關聯著。

“種子…跟我有關聯,我…可以找到種子!”

“沿著生命力補充的方向,我便可以找到種子!”

這一刻的方平,瞬間明白了。

方平忽然低笑一聲,大量的生命力湧入腦核之中,湧入三界之中,方平迅速蒼老起來。

而三界,有了方平的生命力補充,那些蒼老的人漸漸恢復了年輕。

隨著生命力大量流逝,方平感受到了一縷淡淡的生命力補充的痕跡,方平大喜過望,總算是找到了!

他沿著這股生命力的來源,破碎了一重重天地。

他不知道,這黑暗無邊的虛空,到底有多大,到底有多遠。

他隻知道,單單是他,腦子中就有一個世界。

很龐大的世界!

方平此刻,心中在想著,這天地間,是不是還有無數和自己一樣的人,裝著一個世界,在這無盡黑暗中尋找人影?

或者說,是否有無數的種子,在這茫茫黑暗中,開創了一個又一個世界?

胡思亂想著,一直釋放著生命力。

方平漸漸衰老,他忘記了時間流逝。

沿著生命力補充的方向,他一直尋找著,破碎著虛空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…方平眼前一亮!

這一刻的方平,想哭。

他發現了!

他發現了人影!

他發現了光明!

他看到了黑暗中那一縷光明,如同巨大的臥蠶,橫亙在天地之間,他看到了種子了!

“混蛋!”

方平一聲怒罵!

混蛋,種子和陽神居然跑的這麼遠,這兩個混蛋,他們瘋了嗎?

這到底跑到三界之外多遠去了?

黑暗中,種子在包裹陽神,陽神佇立在種子之上,看到了遠處奔來的方平。

陽神看著方平瘋狂,看著方平崩潰,看著方平怒罵,滿臉的茫然。

半晌,等方平罵完了,怒完了,陽神這才一臉詫異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他詫異地看著方平,“你這傢夥,亂跑什麼啊?你把三界吞了,老子就喊你過來,瑪德,明明隔著一重天地就到了,你他麼的跑的飛快,一眨眼不見了,老子在這整整等了你十年,都他麼以為你丟了,你還能找回來,真牛!”

安靜了。

方平徹底安靜了!

呆滯地看著陽神。

陽神也呆滯地看著他,“你真行,我還以為你找到方向了,合著你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,尋找種子補充生命的方向,你真牛,兜了一個大圈子,居然沒在混沌世界中丟了,還找回來了。

誰再說你是路癡,他就是白癡。

你行啊,我都不敢在混沌世界遨遊,你倒好,在這片無盡黑暗的世界遨遊了十年,關鍵是…他麼的,你還沒丟,誰敢說你路癡!”

他真佩服!

厲害了,方平!

你居然在混沌宇宙遨遊了十年,你還沒丟,你不厲害誰厲害!

而此刻,種子中也傳來了人聲,如同機械。

“方平,你很厲害,我原以為,天帝一定會成功…沒想到,你居然取代他,開辟了又一個源地…”

種子聲音沒有太多的情緒,好像天帝失敗,也隻是一場遊戲罷了。

“你…是想吞噬我嗎?”

種子聲音微微頓了頓,繼續道:“方平,你發現了嗎?”

方平微微蹙眉,看著那臥蠶似的種子,帶著怨憤,咬牙道:“發現什麼?”

“你沒發現嗎?”

種子好像有了情緒,彷彿帶著笑意,“你在找種子,找我,想吞噬我…可你發現了嗎?你…其實也在成為種子!”

方平皺眉!

“如今的你,很強大!”

種子緩緩道:“你在孕育一個世界,三界,這也是昔年我孕育的世界。你的生命力在流逝,在補充三界的生命力,不過…你不會死,你遲早會發現,當三界之人死去,他們的生命力還會繼續流逝,回歸與你。”

“那時候,你就明白,種子是什麼了。”

種子平靜道:“那是一種平衡,一種迴圈!三界的生命力多,你的便少,三界的少,你的便多。而我,也隻是在求存…”

“昔年,懵懂無知,我溢散了太多的生命力,流逝進入三界。”

“三界若是一直保持平衡,生老病死,那這些能量,生命力,遲早都會流逝回來,回歸於我。”

“可三界,有了武者…這也許是我最大的錯誤。”

“他們長生不死,他們強大無邊,他們吸收了太多的能量和生命力,為了維持三界平衡,為了讓三界不崩潰,我不得不回收這些能量,這些生命力,讓自己不會消逝。”

種子緩緩道:“你們覺得,是我欠你們的,並非如此,我…也隻是在掙紮求存,我不想枯萎,我若是枯萎,三界…遲早也會覆滅。”

“種子,會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!”

“萬道之種,復生之種…因為,種子不會死亡,隻有更換,替代。”

種子繼續道:“我若是被吞噬,你便是新一代的種子,你會發現,三界,遲早還會變成今日這樣,強者越來越強,你卻是越來越弱,你不得不去製造滅世之劫,回收這些能量和生命力。”

“種子,也並非永動機,能量和生命力也並非無限。”

“能量,永遠都是守恒的,我們擁有的能量,是一定的。當你無法回收那些能量,世界便會混亂,便會崩塌…”

方平皺眉,看著種子。

種子繼續道:“你應該看到了,我孕育的新世界!”

“這個世界,便是我想要的世界。生老病死,人生不過區區百年,死後,一切回歸種子,種子再次孕育生命,維持能量平衡,百年生命,無法改變什麼,凡人不強大,吸納的生命力不多,不會永恒存在…”

方平冷冷道:“這就是你製造三界滅世之災的原因?”

種子說的一切,他此刻能理解。

可方平還是憤怒道:“你的無心之失,讓三界出現了武者,出現了強者,這是你自己的失誤,你就能製造滅世來覆滅這三界?”

種子平靜道:“若是不滅世,我遲早會被那些強者吸空,那時候,不再孕育生命,三界生靈越來越少,強者越來越強,最後,還是一樣的結果,三界滅世,隻是多了幾位強者永存…”

那邊,陽神笑嗬嗬道:“方平,聽懂了嗎?”

方平哼了一聲,“我聽懂了!可我不想去理解,我隻知道,我的親人,我的朋友,我的師長,這一次都死在了這滅世之劫中!”

“你還是不懂…”

種子卻是傳來了聲音,“你走出我的內世界,我知道,我沒去製裁這一切,隻是因為…我希望…你能成為這滅世的最後一擊!”

種子好像在看方平,“你做到了,三界如今被你包裹,隻要你回歸內世界,碎了這腦核,破了這三界,三界吞噬的一切生命力和能量都會回歸我身…

從此以後,三界無武,能量守恒,三界,這才會不死不滅,再無滅世之劫!”

方平冷冷看著種子,回歸內世界,破碎了三界,讓三界不再覆滅?

種子,想的真美!

方平看向陽神,陽神還活著,陽神又在這其中,擔當著什麼樣的角色?

難道…他纔是真正的種子代言人?

好像看懂了方平的意思,陽神笑嗬嗬道:“看我乾嘛!種子的意思是,邀請我當個監督人,監督三界以後再也沒有人會擁有超凡的生命,超凡的力量。

至於你,可以和種子一起當新世界的神,我給你們打下手。

從今以後,三界就咱們三個非凡生命。

當然,我懶得管這些,其實…我倒是想沿著這黑暗世界走一走,看看能不能再遇到一個種子,再遇到一個三界。

我覺得,這無盡宇宙中,也許還有數不清的種子,不一樣的種子,有不一樣的精彩。”

種子好像也無所謂,“你早已斷了自己和三界的聯係,斷了和我的聯係,你消耗的隻是你帶走的這些能量,這些生命,你迷失在混沌宇宙,死的也隻是你,你要是想走,我不攔你。”

陽神,早就斷了和三界的聯係。

方平有些意外,陽神…如何斷的?

陽神笑道:“別這麼看我,不是我斷的,是這傢夥自己斷的,它怕我吸收了太多的能量,太多的生命力,其實早就放棄我了,將我排斥在了三界之外,所以我才能當年自己自創小世界。

可惜啊,被天帝那個混蛋搗亂打破了,要不然,也許我現在也是另外一個種子了。

其實,我還真想嘗嘗當種子的滋味…”

陽神有些遺憾道:“按照你們的話說,這叫隨身帶著一個小宇宙,我走到哪,帶著小宇宙一起,其實挺好玩的。”

陽神又笑道:“方平,到了今日,你要不替代種子,吞噬了這傢夥,要不就聽它的,一起當創世神,創造一個無武的世界。

至於我…我懶得摻和這些,世界這麼大,我是真想再走走,看看這無邊無際的黑暗世界,也許…數萬年後,我還會回來的。”

種子也緩緩道:“秦鳳青告訴你一切,你進入內世界,的確無阻礙。你有兩種選擇,第一,吞噬我,替代我,成為新的種子。

那時候,也就是你們說的,我靈智消失的時候,其實不是消失,隻是被你的靈智取代了。

第二,破碎了三界,創造無武的世界,你和我,都能繼續存在,成為新世界的創世神。”

方平再次看向陽神,聳聳肩道:“第一和第二種選擇,看似沒什麼差別,不過若是選擇第一種,那之前輸送給三界的能量,其實收不回去,三界依舊有武道。

所以,很可能再次重演這一幕。

第二種,破碎了三界,那就可以打造新世界了,無武的世界,從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。

第二種選擇其實最好,可若是如此,三界中人,都要消失,隕落…”

陽神給他分析了一下。

第一種選擇,方平成為新的種子,可三界依存,那今日一幕,就可能會重演,因為三界武道傳承不會滅。

第二種選擇,滅武!

滅武,沒那麼簡單!

想徹底滅武,那得讓三界斷了武道傳承,可三界數百億生靈,誰不會修武?

這武道…滅不了!

三界存在,今日一幕遲早會重演,三界不存在,武道滅絕,種子永存!

這是種子給方平的選擇,種子很淡然,它沒有和方平交手,也沒必要交手。

一切,都看方平自己。

在種子看來,不過是二代種子取代一代種子罷了,哪怕方平選擇了第一種,他成為了種子,自己,其實還是存在的。

就是如此的理智,理智的可怕,所以,它不是人類!

方平凝眉道:“若是我選擇了第一種,那武道不滅,今日的一幕,會在數萬年後重演?”

“是!”

種子淡漠,就是如此,一定會重演的!

陽神笑嗬嗬道:“應該會重演,沒人不想變強,武道不滅,那大家自然都想變強大,如此一來,就和你有了沖突,吸收你的力量,那當然遲早會和你對上,幾萬年後,也許就不是屠種子了,而是屠你方平。”

方平凝眉,陷入了沉思。

滅武!

滅武就是滅三界!

不滅武,那今日一幕,會重演。

到了這關頭,種子居然給了他一道選擇題,如何選擇,看你方平,而不是種子要阻攔你。

方平看著種子,忽然笑了,“我…選擇第一種!”

種子淡淡道:“為何?今日,是最好的機會,從根源上解決三界之亂的好機會,為何你會選擇第一種?若是擔心我和你沖突,大可不必,我雖有靈智,可我存在的目的,隻是為了更好的維持三界的平衡…你可以視我為規則!”

是的,規則!

種子的存在,隻是為了讓三界更有序的運轉,它是規則的化身,而非真正的獨立個體。

“因為…我要報仇啊!”

方平咬牙切齒!

我管幾萬年後會發生什麼,我管那些乾嘛,我要殺了種子,我要報仇!

我會在乎幾萬年後的事?

不,我不在乎!

我真正在乎的,隻有現在!

至於幾萬年後的事…殺了種子再說!

種子好像並不沮喪,淡淡道:“你入內世界,吞噬了內世界,我自滅亡,可你要知道…如此一來,三界合一,武道昌盛,也許不用幾萬年,幾千年後,你便會嘗到今日的苦果。”

“種子,永恒!”

種子淡淡道:“你本可永恒存在,今日之選擇,幾千年後,也許會讓你被下一位種子取代。”

“就如今日的我…會被你取代!”

“廢話…真多!”

方平冷哼一聲,下一刻,直接沖入了種子內部!

種子並未阻攔,實際上也無法阻攔。

方平,本就來自內世界,它是規則的化身,方平進入內世界,這也是一種規則,它阻攔不了。

內世界。

這一刻的方平,恍惚了。

他看到了,看到了內世界。

看到了無數的虛影!

是的,虛影!

這隻是一個不成熟的投影世界,並非真正存在的世界,不像三界那樣,而是和他的源地世界類似。

方平有些恍惚,有些苦澀,原來…我來自這!

如此說來,虛影的眼中,其實有自己的世界。

就如我,我眼中,原來的地球,其實隻是三界中人虛影的世界。

這並不是一個成熟的世界!

這一刻的方平,有些感慨,他知道了種子的意思,破碎了三界,這個虛影世界就會成為真正的世界,而吞噬了這個世界,三界就會成為真正的唯一世界。

如何抉擇?

方平早有定論!

以後的事,以後再說!

這一刻,方平低喝一聲,腦核出現,轟隆一聲,內世界開始被他吞噬,無數的虛影,開始投入三界中。

那一道道虛影,好像都有對應。

虛影,紛紛進入三界沉眠眾人的體內。

方平此刻有些恍惚,這些人清醒之後,他們的記憶,是保持原本三界的記憶,還是…這個虛影世界的記憶,就和自己一樣?

他不知道!

“若是一部分人保持了三界的記憶,一部分人保持了虛影世界的記憶…那…是不是保持了地球記憶的人,都會覺得自己成了穿越者?”

方平胡思亂想起來,忽然有些失笑。

他在想,若是有一些人,保留了虛影地球的記憶,是不是會和自己一樣,覺得自己穿越了?

穿越到了一個新世界?

隨著虛影世界被吞噬,方平感受到了,感受到了種子的意識在消散。

它的確需要世界維持力量的存在!

維持智慧的存在!

因為它是規則,所以當世界不再的時候,便不需要規則了,自然便不存在種子意識了。

種子,意識漸漸消散了。

而方平,此刻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占據這種子,取代這種子,成為新的種子,繼續蘊養這三界。

方平從內世界中走出,看向種子的軀體。

那是純粹的能量和生命力構造!

陽神此刻就在外麵,看到方平,笑道:“你要成為種子了,恭喜!”

方平看向他,“我若是不吃這種子,會如何?”

“你自己感受到了,你能量不夠三界消耗的,很快,你會衰老,死去。”

方平摸著下巴,又道:“可我答應了一隻貓,讓它吃了種子,那要是貓吃了種子…會如何?”

陽神有些詭異地看著他,“那貓,就成了能量的源泉,除非你能讓貓自己主動釋放這些能量,否則,你腦核中有三界,消耗的還是你的力量,這樣一來,你死的很快。”

陽神說著,還是道:“其實你現在還有機會,你現在其實還可以覆滅三界,因為你沒繼承種子的能量和生命力,繼承之後,你就成了新的規則,而規則…那是不允許你自己動手去覆滅你孕育的三界的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方平詫異,陽神大大咧咧道:“我不是說了嗎?我蘊養過小世界的…後來被天帝破了而已。”

方平愈加詫異:“你…不會是故意的吧?故意讓天帝破了你的小世界?”

“怎麼可能!我還想當一個隨身帶著小世界的老爺爺呢,都是天帝那混蛋自己乾的…”

方平狐疑地看著他,有些懷疑是他自己主動讓天帝破的。

按照他的說法,成為了規則,那就沒辦法破碎自己締造的世界。

這傢夥…十有**是撐不住了,故意讓天帝破碎的,果然,陽神就是個奸滑之輩!

陽神懶得再說,看向方平,笑嗬嗬道:“小子,你怎麼選擇?”

“破碎三界…”

方平輕輕吐氣,笑道:“怎麼可能!我的兄弟還在,我的朋友還在,我的親人還在…我怎麼會破碎三界!”

方平忽然笑道:“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…”

陽神看著他,眼神詭異,如何的不成熟?

“你說…輪流坐莊如何?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將三界再次切割,切割成一個真實世界,一個投影世界!”

方平咧嘴笑道:“分割三界,蒼貓成為真實世界的種子,而我…成為投影世界的種子!我現在忽然知道,三帝的道,是用來乾嘛的了!

聯通這兩界!

我和蒼貓,關聯起來,當三界的強者多了,蒼貓無法再維持了,我進入真實世界,修煉成為種子,取代蒼貓,讓蒼貓進入投影世界修養。

之後,我這邊若是撐不住了,讓蒼貓進入真實世界,修煉成為種子,取代我,我進入投影世界,你覺得靠譜嗎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”

陽神詫異地看著他,“你和蒼貓,輪流當種子,將種子徹底家天下?它不行了,你接著上,你不行了,它成種子?”

說著,陽神詭異道:“你就這麼信任這隻貓?不怕這貓成了真實世界的種子,融合了你的投影世界,如此一來,你就和第一代的種子一樣,徹底煙消雲散了。”

方平笑嗬嗬道:“你覺得這懶貓,會有興趣一直當種子嗎?”

“那可難說…”

“我相信這貓!”

“那倒是可以試試,不過…你能篤信你進入真實世界後,會再次成為種子?”

“當然!”

方平笑道:“幾萬年一次輪回,還早著呢!先讓貓當幾萬年老大,回頭我再來當這老大…”

說著,方平輕聲道:“投影世界,我現在看不透,分割了世界,我進入投影世界,那我…應該就可以看透了,那我…便能見到那些投影了…”

“你是說…”

方平苦澀道:“老張他們,都死了,可他們還有投影留下,我現在看不透他們的世界,等我成了這世界的主宰,那我…應該可以再見到他們了!”

“那真實世界中,也有人沒死,他們呢?”

方平嘆道:“我受點累,兩頭跑吧!天天穿越一下世界,蒼貓是真實世界的主宰,我是投影世界的主宰,我隔三差五穿越一下,一邊感受真實世界的魅力,一邊去投影世界享受一下和平…”

陽神翻白眼!

隔三差五地穿越一下,這是人話嗎?

別說,這個真可能會成功。

沒試過,他也不知道行不行,可若是真的行,方平一邊能見到那些死去的人,一邊還能來真實的三界感受一下武道,再體會一下武道的世界。

就是麻煩許多,得經常穿梭兩界了。

陽神有些異樣地看著他,“你小子…鬼點子倒是不少,別說…讓蒼貓弄一些肉身,說不定還能時不時地接張濤他們穿越一下。

他們成為了投影,理論上是已經死了的,可靈魂穿越…也行啊!

你們說不定還能在一個世界一起生活下去!

就是身份不一樣了,他們來真實世界,那都算穿越者了…”

說罷,陽神忽然一震,“陰間!”

方平愣了一下,陽神喃喃道:“陰間!對…投影世界…陰間!”

“真實世界,陽間!”

“你們算是陰魂…陰魂占據肉身,重新回歸陽間!”

“地獄…輪回…”

這一刻的陽神,徹底呆滯了。

方平說的這一切,和他當年構思的世界,真的太相似了!

難道說…這纔是完美的平衡?

陰間,陽間?

而方平,也微微一怔。

陰間,陽間?

這…自己隨意說的創意,倒是符合了陰陽間的說法?

投影世界,的確是大量死去的人組成的!

沒死的人,之前融合之後,已經回歸本體。

死了的人,投影找不到歸宿,才會逗留。

方平怔神片刻,看向陽神,“為何要叫陽間?”

“廢話,我是陽,還沒死,叫陽間怎麼了?”

“難道叫太平間?”

陽神翻著白眼,“別說,你那片投影世界,叫太平間也行!”

說罷,他又看向方平,贊嘆道:“小子,你別說,這樣一來,真有可能成功!你要不要試試看?”

他覺得,可能性很高。

蒼貓當陽間的主宰,方平當陰間的主宰。

如此一來,方平這些人,可以從陰間穿越到陽間,再次過陽間的生活。

當蒼貓撐不住了,方平來取代它,反正這能量是守恒的,隻要方平能做到保證力量不外流就行。

方平笑了!

他忽然覺得…自己提出的想法,很好!

也許…自己真的可以和老張他們再次回歸陽間!::

一群陰魂,再次回歸?

自己不算陰魂…不,自己其實也算,因為自己本來就來自那個投影世界!

“陰間,前世的地球,陽間,現在的三界!”

方平咧嘴笑了起來。

下一刻,一把從腦袋中抓出一隻貓!

這貓,睡著了。

此刻,好像聞到了香味,睡著覺,肥胖的身軀扭動著,扭動著朝種子的軀殼爬去!

歪歪扭扭的,朝種子爬去!

閉著眼睛,舌頭伸了出來。

舔了舔種子,好像感覺到了很好吃,這貓,哪怕睡著了,這時候也忽然一口吞下了種子!

“好吃…”

含糊的聲音響起,蒼貓心滿意足,閉眼享受。

本貓…好像吃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了!

而方平,笑的奸詐!

大貓,你贏了,最後的大贏家,你成種子了,陽間主宰蒼貓!

而我方平…陰間主宰!

“兩個世界…無武的地球,有武的三界!”

“一陰,一陽!”

“陰間無能量,無武道!”

“陽間,有能量,有武道,有一隻肥貓當種子,隻會吃喝拉撒睡,從不管事,從不想著滅世…”

方平笑了!

這一刻,融合的三界,一分為二!

三條通道,跨越兩界!

並不算徹底切割,還有聯係。

三帝的通道!

“六道輪回…還差三道!”

方平喃喃一聲,六道輪回!

此刻,有三道了!

“那就再來三道!”

方平笑了一聲,這一刻,再次有三條大道貫穿兩界!

“陰間,陽間,六道輪回…”

這一刻,方平心滿意足!

踢了一腳還在睡覺的大貓,看到大貓迷糊地睜眼,方平笑道:“貓帝,恭喜!你成三界主宰了,我要去陰間了,記得隨時接引我…不…也許不需要,我本就貫穿陰陽!”

方平哈哈大笑,瞬間踏入另一片投影世界中!

我本來自這邊,我在三界也有真身。

也許…我能隨時貫穿陰陽!

從此以後,我將來往兩界!

蒼貓呆滯,啥意思?

啥貓弟?

說本貓是弟弟嗎?

“喵嗚?”

蒼貓一臉無辜地看著陽神,這老頭怎麼在這?

本貓在哪?

本貓是誰?

本貓要乾嘛?

迷茫!

茫然!

另外…好強大的貓呀,為何能感應到貓世界中隱藏著一個三界?

好奇怪!

本貓,怎麼和三界關聯到了一起?

蒼貓茫然了!

陽神看著這茫然的大貓,笑了,這蠢貓…沒法說。

“騙子,你說給我吃種子的…”

蒼貓嘀咕,本貓還沒吃到種子呢!

你這個大騙子,跑哪去了?

怎麼感覺去了另外一個世界,真奇怪!

陽神放聲大笑!

有趣,真有趣!

這一人一貓,日後輪流坐莊,輪流成為種子,也許會很有趣,這三界…也許真的平衡了。

其他人,也許在成為種子之後,會捨不得放棄力量。

這貓…會捨不得嗎?

陽神笑了,看向蒼貓,玩味道:“蠢貓,我用一車吃的,換你的力量乾不乾?”

蒼貓鄙夷地看著他!

一臉的不屑!

“愚蠢…一車?看不起貓呢?”

“1000車…不,1萬車,本貓可以考慮一下…”

“哈哈哈!”

陽神徹底失笑,這蠢貓,有趣!

這三界,這新三界,也許會越來越有趣!

“方平,小心玩脫了,小心…哪天老夫回來,用吃的換一個陽間主宰當一當,哈哈哈!”

陽神大笑!

“我走了,世界那麼大,我想去看看,方平,蒼貓,有緣再會!”

“鎮那個傢夥,你們照顧一二,老子也去遊歷這混沌宇宙了!”

“有緣再會!”

陽神大笑中,身影漸漸消失在這茫茫宇宙中,消失在這無盡黑暗中。

有緣再會!

三界,新生了!

陰陽二界並立,也許,這纔是三界最終的歸宿。

陽神帶著笑聲,消失了。

蒼貓,晃悠著大腦袋,懶得理會他,趴下,睡覺,總覺得發生了什麼,記憶不太好,好像忘了什麼,本貓到底在哪?

真奇怪!

騙子說給自己吃種子,種子呢?

騙人的混蛋!

不給貓吃種子,真讓貓生氣!了笑道:“動力都是來源於壓力,天門城一戰之後,魔武的師生少了宿敵,缺乏壓力那是必然的。劉老說內圍敵人有多強,沒有親自經歷過,大家哪能理解。”李長生頓了頓又道:“其實在天門一戰結束後,我就有一個想法。之前沒提,也是想著魔武處於一個實力的進展期,不太方便。既然今日劉老當了這個惡人,那我就提一句。如今的魔武,實力強大無比,比昔日強大了十倍!一校鎮一窟的夢想,也許難以徹底做到,可短暫地做到還是可以的。我的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