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快穿:小可憐靠生子好孕多福 > 第114章 暫時沒空!

第114章 暫時沒空!

?”皇上疑惑詢問。昨天她還讓小德子傳話,明裏暗裏都是她很累,希望朕陪陪她,今日怎麽就不累了。“這麽熱鬧的事情,臣妾就算再忙再累都要過來參與參與。”皇後微笑著回答。“嬪妾參見皇後娘娘。”大家屈膝行禮,這等大事大家自然知道皇後會來,到也沒有大多意外。隻是皇後畢竟是一宮之主,這裏的姑娘秀女都是與其爭寵的人,不知道皇後會如何為難她們。剛來就針對孫昭儀,想想著實有些害怕。“起來吧。”說完,便走上前坐在皇上旁...一夜無夢。

清晨,大雨停息,太陽公公冉冉升起,一縷陽光照在了睡在沙發的女子,映襯出她雪白的肌膚,增添了幾分美感。

慕靜靜睜開慵懶的眼睛,撓撓亂亂的頭發,伸個懶腰,打個嗬欠,一骨碌的翻了個身。

“砰!”從沙發上摔了下來。

“誒呦,我的腰啊!”慕靜靜疼的叫了聲,自己倒是忘了這個不是自己的床,是沙發。

早知道就不睡這個高沙發了。

這個沙發原本是用來平常按摩用的,有半米高。

扶著老腰一瘸一拐的走進衛生間洗刷,做早餐。

剛準備看看那個男人醒了沒有,就聽到臥室傳來了一陣玻璃的碎響聲。

以為出了什麽大事,腰瞬間不治而愈,飛奔過去。

結果地上一攤水,本該睡著的男人坐在床上。

看樣子應該是想喝水,不小心把水杯碰掉下來了。

“諾,水,喝吧。”慕靜靜貼心的重新拿了個水杯倒給他,知道他眼睛現在看不見,還把水杯往他手裏放。

“我的眼睛怎麽回事?”剛剛自己已經感覺到了天亮,為什麽卻看不見。

“你的眼睛也中了毒,起碼也要有半年纔可以康複。”

自己這副爛身體不能動了,為什麽眼睛也看不到了?

厲寒漠聽完便緩緩的靠回床頭,緊閉那墨黑的眼眸。

見他不動,慕靜靜輕輕喚了聲,“你沒事吧?”

“滾!”男人猛得睜開眼,盯著她,吐口而出。

慕靜靜被這突然的吼聲下了一跳。

“臥槽!脾氣這麽大,我救了你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!”她忍不住吐出髒口了。

想想也是,如果你救了他,還被那個人吼,是誰都會生氣!

簡直是狗咬呂洞賓,不識好人心。

哼哼哼!叫我滾,我餓死你。

客廳,慕靜靜一邊慢條斯理的吃早餐,還不忘誘惑某人,“哎!這個麵包好好吃啊!外麵軟綿綿的,裏麵甜甜的,吃起來真好吃!”

說著還挑眉看了眼房間躺著的男人,昨晚傷得這麽重,看他餓不餓!

正常人假若晚上沒有吃晚餐,到早上也不會覺得餓。相反,滿身傷痕累累的人,如若不吃晚餐又不吃早餐就難承受了。

畢竟,受傷比較耗能量。

但他就是不為所動,好像不餓一樣。

算了,算了!我大人不記小人過!

拿著早餐放再次走進房間,“喂!你要不要吃早餐。”

男人還是動也沒有動。

“行,我放這,餓了自己吃。”武力這麽好,慕靜靜是相信他就算看不見也可以吃得了早餐的。

沒有什麽顧慮!

拿著自己的藥籃出門了。

沒錯,慕靜靜整個村的女神醫,醫術特別高超,每逢村裏人生病,就沒有她治不好的!

人不僅和藹可親、善良,也特別有禮貌,還很漂亮,雖說不是真麵目,但還是很漂亮。

可以說是這個村裏麵的村花了!

至於為什麽要掩飾特別漂亮真容,說到底並不是因為怕惹男生的騷擾,但也不完全是和這個無關,隻是占小部分。

絕大部分還是因為從小到大就有人一直來追殺自己,不得已纔出此下策。

“潔潔,好巧啊,這麽早就去山上采草藥!”李金濤打招呼笑道。

由於被人追殺,慕靜靜換的不僅是容顏,連名字也換成了米潔潔。

“巧嗎?”慕靜靜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剛出門就遇到的人。

天天早上就來自己家門口守著,等自己出門,你們說巧不巧?

李金濤村裏麵的富二代,完全是頑固子弟,仗著自己家裏有點錢,整日欺負人。

“嗬嗬~當然了,說明我們有緣。”李金濤尷尬的笑了笑。

誰讓她不答應自己的追求,知道她每天早上就會去山上采草藥,隻能每天堵在她家門口了。

“是啊!有緣,不過……”說到這慕靜靜停了一下。

李金濤心花怒放,那是不是代表潔潔同意了,打了雞血似的問:“不過什麽?”

“不過是孽緣。”說完慕靜靜直徑和他插肩而過。

前一秒還興高采烈的李金濤,下一秒就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下來。

“你,哼,小爺看上你是你的榮幸,別不識好歹!”李金濤憤怒的臉扭曲成暴怒的獅子。

“哦~我就不識好歹了,你能怎麽樣?”若有所思的想了想,接著道:“你好像也就會搬救兵,說來你以前也是這樣的。”

“你這個柴米油鹽醬醋茶都不進的賤人,虧小爺我這麽喜歡你。”

慕靜靜絲毫不想再和他繼續糾纏,簡直是浪費時間。

“我警告你,別肖想了,再有下次那就別怪我無情了!”天天纏著自己,還真當我是病貓了。

李金濤聽到慕靜靜那樣說,嚇得一溜煙就不見了。

還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。

她可以清清楚楚的記得,幾天前李金濤可是叫了一大群人來,團團圍住自己想來硬的,要不是自己會武力,估計現在連渣都不剩。

李金濤玩過的女人可不少,數數也有幾十個了,聽說每個都被他占了便宜,然後就給點錢打發去。

不過那些女的也確實是奔著他那點錢去的,自願獻身給他。

對於慕靜靜來說,這跟去買的沒什麽區別。

自從那次打了他一頓,然後下了點渾身疼的藥,許久都不見他出現在她麵前了。

不知道前幾天受了什麽刺激,還是中邪了,早上頻頻出現在門口等自己。

甩開這些思緒,走上上山。

這裏種著很多草藥,遠遠望去就可以看到五顏六色的草株,應有盡有。

走近,可以聞到淡淡的草藥味,聞起來並不讓人覺得難聞,反而有種清爽、醒神的感覺,特別舒適。

摘了一些有助於那個男人解毒的藥和普通感冒、發燒、咳嗽的草藥,就到了中午了。

炎炎的夏日,鳥兒嘰嘰喳喳的叫聲,蟬“知了,知了”的叫,給大自然新增了許些熱鬧。

回到家,慕靜靜熱的汗流浹背,晶瑩的汗水如同雨水般不停滴落,沾濕了衣裳。

渾身黏糊糊的,很不舒服。

煮著草藥,就去洗了一下澡。

這纔去看那個男人,一眼望去,早上那早餐紋絲沒動,就連位置都沒有移動的痕跡。

“喂,你不吃是打算餓死在我這裏嗎?”慕靜靜知道他沒有睡著,不悅道。

餓死了還要自己幫他收屍,出錢幫他置理棺材,想想就麻煩!

男人沒動。

“你不吃我就不幫你醫治眼睛了,讓你一輩子都看不見。”看看你厲害,還是我厲害。

這次男人果然動了,坐了起來。

慕靜靜拿進來剛剛煮好的午餐,遞他手上。相吻了一會,便氣喘籲籲的停了下來。“進步了,淺兒真棒!”他勾了勾嘴角,黑色的眸子染著琉璃般的笑意,似誇獎,又好像有一些自豪。周圍一堆人看著他們兩個接吻,然後笑嘻嘻的在旁邊交頭接耳。她的臉頰瞬間就有一股熱意貫穿整個身體,總覺得那幾個字讓她想歪了。宋淺惱怒的推了推他的胸膛,臉上的尷尬,完全掛不住,她隻好轉移話題:“我們還有另外一件事呢。”“嗯,那我們走吧。”他牽上她的手,眸中依舊包含著濃鬱的笑意。到馬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