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不配 > 第66章 第 66 章

第66章 第 66 章

]).push({});第23章 第 21 章女孩兒把身邊老人的重量交給?護工, 跑上來跟原平打招呼:“原平,真的是你啊!剛剛我在那邊看見你打電話,就覺得背影有點像了, 沒想到真的是你!”原平點點頭,跟她打了招呼:“周然。”周然?先是甜甜地?笑了一下, 然?後突然?微微蹙眉,擔心地?問:“你怎麽在這兒啊……是家裏人有哪裏不舒服的嗎?”陳嘉誌和周然?完全沒任何交集,原平也不想把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66章 第 66 章

房間裏沒有開燈, 窗簾被拉得嚴嚴實實。外麵正是中午,可房間裏還是一片漆黑,絲毫不見任何亮光。

原平在沈知意身後按開了天花板的頂燈按鈕, 房間裏多了點昏暗的?暖黃光。

原平開啟昨天?剛采購完畢的?簡易鞋櫃,從裏麵?拎出一雙拖鞋, 蹲下身放在沈知意麪前:“你穿這雙吧。”署呲

他一邊在鞋櫃裏找王江平昨天留下來的另一雙,一邊解釋道:“我沒想到屋子裏會來?客人……昨天王江平來的時候多買了一雙,我穿他的?,你穿我的?吧。”

——原平還記得沈知意有潔癖,不太喜歡和別人共用?一件東西, 自己算是他極少數的?例外之一。

沈知意看原平還記得自己的?習慣, 心下熨帖。

可他看一眼家徒四壁的?新?房子,心裏就忍不住酸澀了起?來?。

不知道自己能在這個地方待多久,所?以原平也沒有購置太多大件的?傢俱,所?有的?購買都以可以維持自己的?日常生活為準,因此這個新?家在任何一個來?訪者的?眼裏看起?來?都……十分地簡陋。

看出了沈知意不太好看的?表情, 原平摸不著對?方的?想法, 不知道沈知意是對?這個地方不滿意,還是對?他不滿意。

他隻能試探性地招呼道:“坐吧……別站著了。”

沈知意穿著原平的?拖鞋,在客廳唯二的?兩張椅子的?其中一張落座。

原平問道:“要喝點什麽嗎?”

沈知意搖搖頭?:“不用?麻煩了。”

原平“哦”,了一聲,轉身回廚房放好水壺。

短短幾天?沒見, 男人好像瘦了很多的?樣子……又或許是上次在咖啡館他沒能注意到吧。

沈知意想著,就這麽一個簡簡單單的?轉身動作, 他竟然甚至可以清晰看到原平背上突出的?肩胛骨。

“阿平”, 他不由得出聲道,“你不要忙了, 坐下來?休息一會兒吧。我這次來?……是有幾件事?情想要問你。”

原平的?背影在廚房裏僵硬了一瞬,明白自己該經歷的?不管怎麽逃避都還是躲不過?,隻能應聲道:“好的?……我馬上就過?來?。”

原平藉著沈知意的?視線死角,在廚房的?角落裏灌下今天?中午要吃的?藥片分量,然後偷偷把藥盒隨便塞在了一個抽屜裏。

做完這一切,他又欲蓋彌彰地擦了擦完全幹燥的?手,才故作鎮定?地走出了廚房。

原平拉開另外一張椅子,在沈知意對?麵?落座:“你特地來?找我……是為了什麽事??”

麵?對?原平的?問題,沈知意先是沒說話,隻坐在他對?麵?靜靜地打量著他。

——阿平應該……是真的?病了。

沈知意仔細觀察著他的?臉色,再結合之前得到的?資訊,立刻就得出了這個結論。

原平整個人都瘦了許多,以前高聳的?眉骨,現在因為暴瘦缺少了脂肪的?填充,眼窩都隻能沒精神地凹陷下去。

他的?五官依舊是硬朗的?,好看的?,甚至因為這次短時間的?暴瘦而顯出了一種病態似的?美?。

可是沈知意無法欣賞這種美?——即使原平的?脆弱,也意味著對?方將?來?會更加依賴他……

他享受照顧愛人、被愛人依賴的?感覺,卻?不願意……這種體驗是建立在原平的?痛苦之上的?。

原平還在等著沈知意先開口,誰知道對?方好像盯他盯上了癮,好半天?都沒說出一句話。

原平瞟了沈知意一眼,看他神情飄忽,不由得開口提醒道:“所?以你今天?來?找我……”

熟悉的?聲音響在耳邊,讓沈知意立刻回了神。他想起?自己此行的?目的?,從包裏掏出了那件軍綠色的?外套。

原平看了一眼那件外套,心跳立刻漏了幾拍。

但他又想到,沈知意應該不可能知道這件外套曾經發生過?什麽……便努力讓自己定?了定?心神。

他故作疑惑地問道:“所?以你今天?特地跑來?清城,就是為了給我送一件外套嗎?謝謝你了,但是我上次不是說過?了嗎,這件外套留在那裏就隨你處置,你不用?再重新?還給我了,你想丟掉也是可以的?……”

“既然你都說了隨我處置了,那現在我就是想還給你,有問題嗎?” 以前和原平相處的?時候,沈知意都會盡量收斂自己身上的?鋒芒和銳氣,以盡自己最大的?努力照顧性格內斂的?原平的?情緒。

他以前也確實無師自通地做得很好,今天?的?沈知意卻?顯得有點咄咄逼人……和以前那個溫和體貼的?他完全搭不上邊。

沈知意把那件外套扔在桌上,原平看了一眼,發現外套上的?血痕已經被洗幹淨了,悄悄送了一口氣。

原平聽沈知意語氣很沖,便輕聲說道:“也沒有問題的?,隻是還要你特地跑一趟過?來?……”

他看著沈知意,眼神裏暗藏著一絲小心:“……我是覺得,太麻煩你了。”

天?大的?怒氣,在看到原平小心翼翼的?眼神的?那一刻,也已經煙消雲散了。熟詞

沈知意洩氣般地嘆了口氣——他真的?拿眼前的?這個男人沒辦法了。

不知道怎麽回事?兒,原平好像正好長在了他的?心尖尖兒上,他的?一舉一動,無時無刻都可以輕易牽動自己的?情緒。

他不開心,沈知意也會跟著不開心;他一高興,沈知意的?整個世界都好像被點亮了一樣,甚至比原平本人還要快樂。

沈知意不忍心看原平再露出那樣小心的?表情,直接表明瞭自己的?來?意:“我來?這裏,是有事?情想要問你。”

原平坐在原地,雙手交握,點了點頭?等待著他的?問題,樣子甚至有一絲乖巧。

沈知意看他現在這副乖巧的?樣子,又想到他到底瞞著自己一個人偷偷吃了多少苦,還甚至一個人偷跑到清城,不知道是不是想在這裏結束一切……

他一想到這個可能性,整個胸腔就快要窒息。沈知意搖搖頭?,勉強穩定?住心神,把那枚沾血的?戒指遞到了原平的?眼前。

對?方的?手上還好好地帶著他們的?結婚戒指……原平自己的?手上卻?已經空無一物。他沒來?由地有點愧疚,甚至不敢去看沈知意的?眼睛,隻是接過?了那枚戒指。

“你忘了戒指嗎?” 沈知意問道。

原平看著他的?眼睛,故作平靜地道:“本來?就決定?分開了,還留著戒指幹什麽……你特地過?來?一趟,就是為了送這個的??”

“不!不是這樣的?!” 沈知意受夠了他們這樣兜圈子,緊緊摟住眼前清瘦的?愛人,聲音顫抖,“你好好看看……”

原平聽他的?話,拿起?戒指在眼前仔細端詳,這才發現戒指的?邊緣似乎沾上了什麽汙漬,整整一圈,幾乎掩蓋住了邊緣應該有的?切割光澤。

他也想起?了什麽:“這是……”

——這是我的?血。

他那天?吐完血的?第一反應,先是用?左手捂住了嘴,然後護士給他遞來?了一張紙巾。

因為擔心於秀的?病情,他隻胡亂擦拭了一番,因為當時找不到垃圾桶,便隨手把染血的?紙巾塞進了口袋裏。術此

——看來?……他知道了。

“阿平,我都知道了。” 果然如他所?料,沈知意看著原平,這樣說道。

沈知意緊緊握住眼前人的?手腕,眼睛裏的?痛苦像是要化為實質流淌出來?。

似乎又因為怕自己被情緒所?主?宰,會話不成話,句不成句,才一直苦苦壓抑著。

愛人之間總是心靈相通的?,沈知意幾乎不用?再多說任何一個字,原平就已經知道了他想要表達什麽。

可原平仍舊自欺欺人地反駁道:“你知道了什麽呢?”

——而且,就算你知道了,那又……怎麽樣呢?

阿沈……別再管我了,我求求你。

我已經努力把你從我身邊剝離開來?,你為什麽又要一次又一次地給我希望呢?

而我,還能擁有接受下一次分別或者背叛的?勇氣嗎?

原平用?平靜無波的?眼睛看著沈知意,甚至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,那一雙深邃的?眼睛裏麵?,好像閃爍著一點點……微茫的?希望。

可是那希望猶如冬日夜風中的?燭火,脆弱而短暫。好像隻要風輕輕地一吹,沈知意輕輕地鬆開手一放棄,那點亮光就會毫不猶豫地熄滅掉。

然而沈知意絕對?不會這樣做——在所?有的?岔路口,他會做的?唯一選擇,就是緊緊抓住身邊這個人的?手。

“阿平……” 沈知意單膝跪地,和原平的?視線落在一個平麵?上。

沈知意不欲再跟他兜圈子,索性開門見山地挑明:“你在中心醫院做過?胃鏡,對?不對??”

他緊緊握住原平的?手,把愛人的?身體轉過?來?麵?對?著他:“你看著我,告訴我,是不是?”

原平的?頭?轉了過?來?,眼神卻?並沒有落在他身上:“你沒必要知道。”

就在他話音剛落的?時候,沈知意突然掏出剛才趁原平不注意解下來?的?領帶,用?力綁住了原平的?手腕。

原平驚訝地擡眼看著他:“沈知意,你幹什麽!”

他努力掙脫了幾下,領帶不知道是什麽材質,綁得嚴嚴實實,而且不絲滑,幾乎不可能自己脫落掉。

又因為這段時間原平生著病,營養攝入不夠,更加沒了掙脫的?可能。

在原平目瞪口呆的?注視下,沈知意開始解自己的?襯衫紐扣。

沈知意的?表情極其鎮定?,原平與他相反,臉上愈發慌張起?來?,嘴裏止不住地勸:“沈知意,你不要……你冷靜一點,這樣你會受傷的?!”

先不說這棟屋子裏冬天?有多冷,進門沒多久,原平還沒來?得及開暖氣。

現在這個樣子,沈知意就更不會去開了。

******

沈知意的?聲音低低柔柔,內容卻?是和語氣完全相反的?瘋狂:“阿平,你知道嗎?看到那件外套和戒指的?時候,那天?晚上我做夢了。我夢見你流了好多好多血,根本就止不住,流到了我們的?結婚戒指上,地板上,到處都是……可是你什麽都沒有告訴我,什麽都不和我說……所?以我要陪著你,懲罰你,和你一起?疼……”

原平被這樣子折騰一通,身體下意識地起?了反應,腦子裏卻?都隻有一件事?情:“沈知意!阿沈!你聽我的?話好不好……起?來?吧,至少先穿上衣服好不好……天?氣這麽冷,你真的?會生病的?!”

沈知意坐在他的?身上,擡起?了頭?,喉嚨裏隻能發出些破碎的?聲音。

從一開始,他的?眼淚就已經流了一臉,分不清是因為欲、望還是因為精神:“我生病,你會在乎嗎……”

原平被他逼到這一步,所?有的?思前想後都隻能拋在腦後,把自己的?一顆心都直白地剖析給沈知意看。

“我在乎。” 他這樣說道。

沈知意聽到他的?剖白,逐漸停下了動作。

原平伸出指腹,溫柔地擦幹了身上人不停流下的?眼淚。好幾次,那些濕潤被擦幹之後,又重新?出現在沈知意的?眼角。原平把這個動作耐心地重複了兩三次,沈知意的?眼淚才慢慢停止。

原平看著他哭花了的?臉,再一次撕下了自己所?有的?僞裝,重複道:“我在乎你。”

……比誰都要在乎你,沈知意。

好像聽到了原平心裏的?那句囈語,身上的?人終於開始破涕為笑?。

兩個人在地上動作折騰一通,沈知意流下來?的?淺淺一灘血痕早已經被磨蹭得不成樣子,在混亂中卻?又彷彿有了新?的?形態,遠遠看上去,竟然像一朵怒放的?血色鮮花。

沈知意俯下身來?,在一片混亂的?血痕上抱住了原平:“你看……你總是會這樣,一次又一次地對?我心軟。”

沈知意感受著自己所?躺著的?懷抱,雖然比以前要單薄許多,但還是一如既往地溫暖而可靠,熟悉到……讓他忍不住想要落淚。

他看著原平,漂亮的?眼睛時隔許久,終於迸發出了應該屬於那雙眼睛的?絢爛光彩。

“阿平。” 沈知意貼著原平的?耳朵,輕輕地叫他的?名字,開始隻是小聲的?囈語,到後來?才漸漸變為正常音量的?呼喚。

沈知意笑?盈盈地看著他,眼角眉梢都在宣告自己的?勝利:“你看,我又賭對?了。”

------

當天?的?高鐵已經沒有了回京城的?班次,要回去的?也隻有淩晨的?了,原平這邊東西都還沒有收拾好,今天?最晚的?一班隻怕也是趕不及。

怕原平又反悔,沈知意立刻預定?好了明天?一早的?高鐵班次。淑此

原平看他一幅如臨大敵的?樣子,無奈道:“你放心吧,我答應你了,就肯定?……不會走了。”

沈知意點點頭?,好像把他的?話聽進去了,甚至還補充了一句:“嗯,我明白,我相信你的?。”

可他的?行動卻?截然相反——沈知意一把拉過?坐得離他還有點距離的?原平,把他的?手臂牢牢地抱在了自己的?懷裏。

已經到了午飯時間,現在被沈知意知道了自己的?身體情況,原平自己做飯、吃藥、甚至連飯後例行的?嘔吐……也都比之前多了點坦然。

也許是他的?病情在一天?又一天?地加重,之前吃藥還能夠勉強抑製住那種惡心想吐的?感覺,可現在已經完全不行了。

他一碗飯還沒吃到一半,那種熟悉的?惡心感覺上湧,所?有的?米粒都好像卡在喉管裏,上下不得,開始産生一種令人反胃的?堵塞感。

原平立刻擱下碗筷,沈知意看他臉色不對?,也趕緊起?身陪原平到了衛生間裏。

扶住大理石牆壁,原平對?著馬桶吐了個昏天?暗地。沈知意已經接好了一杯溫水在旁邊給他漱口,看見原平似乎要起?身,趕緊把手裏的?水杯遞了過?去。

原平接過?,低頭?漱了幾口,雖然口腔裏的?惡心味道還有點揮之不去,但總算是好一點了。

果然,和昨天?一模一樣,今天?中午的?午飯,原平也吐了個幹淨。

反複漱口祛除掉那種惡心的?味道之後,原平才狼狽地起?了身。

他沒有勇氣去看沈知意的?表情,不知道愛人是否能夠接受這樣……以後或許還要給他添很多麻煩的?自己。

原平躊躇了片刻,終於鼓足勇氣去看沈知意的?眼睛。誰知道愛人的?眼睛裏絲毫沒有別的?情緒,隻有滿溢的?擔憂。

甚至在原平躲避他視線的?剎那,沈知意就已經湊了上來?,一隻手不停撫摸著原平的?後背,一邊焦急地問道:“阿平,你怎麽樣了,現在好一點了嗎?”

沈知意沒顧得上揣測原平的?任何情緒——他現在腦子裏鋪天?蓋地都是原平剛剛扶著牆吐得天?昏地暗的?畫麵?……愛人的?眉頭?因為不適,鋒利地緊皺著,一隻手更是死死按壓住胃部,時不時揉搓一下,好像寄希望於靠這樣來?緩解胃部和食道裏的?疼痛。

一室一廳的?房屋結構,衛生間的?空間極其逼仄。原平和沈知意兩個人擠在裏麵?,空間就更是狹小了。

原平點點頭?,又矛盾地搖了搖頭?。他看著沈知意,沉默半晌,最後道:“我們還是先出去吧。”

------

王江平這兒之前就沒人住,所?以連床都是原平昨天?現買的?,一室一廳的?房子裏,就隻有這一張鐵絲床。

沈知意這輩子都沒睡過?這樣的?東西,原平用?自己的?衣服給他在底下墊了一層,還是覺得不放心,隻能看著對?方不確定?地問道:“阿沈,晚上這樣你……能睡好嗎?”

比起?原平的?緊張,沈知意明顯沒放在心上:“應該能吧,不行的?話就湊合一晚,也沒什麽事?兒。”

它不是這麽個湊活兒法啊阿沈……原平心裏想著,看沈知意滿不在乎的?模樣,到底還是沒多說些什麽,隻是努力把“臨時床墊”鋪得再柔軟了些。

硬邦邦的?床板,原平是惦記著今天?發生的?事?情無法入眠,沈知意則是因為實在硌得慌,翻來?覆去地睡不著。

兩個人都睡不著,房間裏又隻有這一張單人床。刻意拉開了許久的?距離在這個夜晚被不受控製地調近,原平側身就能觸碰到沈知意的?身體。

原平表麵?上絲毫不顯,其實心裏緊張極了,甚至都不敢用?力呼吸——他總有種預感,今天?白天?發生的?荒唐事?情,有可能會在自己的?一個不注意下……朝不受控製的?方向發展而去。

“阿沈。” 靜謐的?黑夜裏,原平突然開了口。“我們聊聊吧。”

沈知意點點頭?:“你想說什麽?”

“我的?病……” 原平隻說了這三個字,自己就漸漸止住了話頭?。

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麽——沈知意不蠢,更不木訥,照顧病人的?人比病人更加辛苦這個道理,原平相信他和自己一樣懂得。

可即使原平知道,對?方應該早就清楚了來?清城找他這個行為的?含義,還是要忍不住提醒沈知意道:“之後可能還要化療,要花很多時間和金錢……醫生說了,治癒的?可能也沒有很大——因為我爸爸那邊的?遺傳緣故。”

房間裏還沒有買臺燈,天?花板的?頂燈關閉之後,室內就陷入一片黑暗,隻有一絲朦朧的?月光透過?窗縫滑進來?。

這樣昏暗的?月光下,原平看不清沈知意的?臉,隻能夠聽到他清晰而堅定?的?回複:“我知道的?。”

原平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麽好,動了動喉嚨,隻說了個“嗯。”

像是感受到了他全部的?迷茫和無措,沈知意稍微挪動身體,把原平擱在身側的?手牽過?來?,輕輕放在了自己的?胸口。

“阿平,” 他叫著原平的?名字,聲音一如既往地柔和而輕緩,“我不怕。”

——隻要有你在我的?身邊,我就能夠所?向披靡,無所?不能。

所?以,你也什麽都不用?怕……

一切,都有我在呢。

原平看著他,帶著點猶豫,又帶著點試探地道:“可是現在的?我……已經什麽都沒有了。”

——所?以和我在一起?,我也沒有什麽東西可以給你了……

他看著沈知意,像一個迷路的?孩子,終於能夠回到之前生活的?家,卻?沒有半點喜悅,反而滿是忐忑。

他不知道,這個家的?另一個主?人還願不願意原諒他,接受他……

忐忑的?同?時,原平的?心裏也在做著各種假設。

沈知意抱著他,手腕卡進原平打卡鎖骨的?凹陷裏,嚴絲合縫地貼緊,彷彿那兒生來?就是為了讓他倚靠而存在的?。

他聲音哽咽,卻?仍舊堅定?地在黑暗裏抱住了原平,不帶猶豫地說出了自己一直以來?埋在心底、永恒不變的?那個答案——

“我隻要你一個。”

【第67章】

微淡的?陽光透過?窗縫撒在單人床上,原平朦朦朧朧地睜開睡眼,才發現身邊已經空無一人了。

……是走了嗎?

……怎麽還是走了呢?

他正愣著神,就見沈知意圍了件不知道從哪兒翻出來?的?圍裙,手上戴著雙驚世駭俗的?大紅色橡膠手套,手裏還拿了塊深藍色抹布。

這樣劇烈的?視覺沖擊讓原平好一會兒都沒能說出話來?。他看著沈知意,眼睛裏的?迷茫比剛睡醒的?時候還有多。

原平沉默片刻,動了動喉嚨,憋出一句:“阿沈,你這是……?”

“廢話!” 沈知意兩手不空,隻能揮了揮手中的?抹布,“我這麽早起?來?給你收拾行李呀!”

原平還在發著愣,下意識地道:“可以把我叫醒,和你一起?收拾的?……”

不等原平說完,沈知意火急火燎地截斷了他的?話頭?:“阿平,正好你醒了,不然我還要糾結要不要叫醒你!你快去廚房幫我看一會兒火吧,我這邊實在是忙不過?來?了……不然那麽早起?來?給你熬的?魚片粥要糊了,那可是我今天?早上去菜市場買的?,老闆說是最新?鮮的?一條魚呢……”

原平還穿著睡衣,被沈知意迷迷糊糊拉下床,直到進了廚房,看到眼前咕嘟咕嘟冒泡的?砂鍋,才醒過?神來?。

“你早上去菜市場了?還有……這鍋又是從哪裏來?的??” 原平看著眼前的?東西,剛剛開機的?大腦顯然還無法處理這些資訊,隻能下意識地向沈知意投去詢問的?目光。

沈知意絲毫沒覺得自己做了件多困難多了不起?的?事?情,輕描淡寫?地道:“買的?唄。”

原平目瞪口呆:“一大早你就能去一趟菜市場,還自己買了一個砂鍋回來?……阿沈,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能幹了!”

“但是……” 原平看著被小火舔舐的?砂鍋鍋底,又略帶遲疑地道,“這個鍋,應該怎麽帶回去啊?”

沈知意滿不在乎地道:“丟了唄。”

原平有點小聲地反駁道:“會不會有點浪費啊……”

“那就留給王江平!” 沈知意揮了揮手,交代道,“我還要去擦你的?行李箱呢,你幫我看一會兒,我馬上就回來?!”

原平點頭?應了一聲,瞟了一眼砂鍋裏的?粥,心想——老婆,你知道嗎?其實再過?五分鐘,它就要糊了……

------

不過?不得不說,幸好沈知意來?了這麽一手,才避免了兩個人上午的?一係列雞飛狗跳。

不方便搬走的?大件傢俱,以及原平購置的?一些大型物品,都被留在出租屋內留給了王江平——反正對?方本來?也打算之後把這套房子作為他在清城的?落腳點,這樣一來?二去,用?沈知意的?話說,還“剩了幫他買傢俱的?錢呢!”

原平知道他們之間王江平一貫是被損的?那一個,但感情絕對?算得上至交好友,也就默默放棄了為幫自己來?到清城的?“恩人”說幾句好話。

不一會兒王江平安排的?司機就來?到了居民樓下,沈知意拎著自己和原平的?行李箱,在後備箱安放好之後,立刻迫不及待地坐上了汽車後座,緊緊地挨著原平坐下。

原平昨天?其實就有點發現了這一點——兩個人在清城重逢之後,沈知意似乎總是格外地黏他。

昨天?半夜他起?床去上洗手間,還沒有挪開人半步,就被沈知意又哼哼唧唧地湊了過?來?。

原平隻好搖了搖他的?手臂,小聲勸道:“阿沈,鬆開我吧……我一會兒就回來?。”

沈知意被他的?動作弄醒,揉了揉惺忪的?睡眼,鬆開了拉著原平的?手臂。

可原平沒想到的?是,就在他轉身前往衛生間的?時候,一個偷偷摸摸的?身影就跟在了自己後麵?,甚至絲毫沒有收斂腳步聲,好像生怕原平發現不了他似的?。

原平還沒有臉皮厚到讓愛人圍觀自己上廁所?的?程度,隻能紅著臉小聲勸道:“阿沈,地上冷,你回去吧,我一會兒就回來?。”

沈知意搖了搖頭?:“我要陪著你。”

原平有點為難地看了他一眼:“可是,我要上洗手間……”

沈知意似乎反應了一下,才答道:“我不進去,不看你。”署辭

他保證道:“我就站在這兒……等你出來?。”

也許是因為睏倦,他整個人都顯得慢吞吞的?,不管說話還是動作都有點神似動畫片裏的?樹懶。

原平被愛人這幅睏倦的?模樣可愛到,忍不住抱著他的?臉,狠狠親了幾口,才把人放在門口。

現在在車廂內,原平和沈知意兩個人也是貼得緊緊地,手臂貼著手臂,大腿貼著大腿,寒冷的?冬天?好像因為愛人身上傳遞過?來?的?溫度,也不再那麽難熬了。

“阿平……” 沈知意忽然鬼鬼祟祟湊近原平,語氣故弄玄虛,“回去之後,我要給你一個驚喜!”

原平剛想問什麽驚喜,又莫名覺得好笑?——哪兒有人給伴侶準備了驚喜,又不打自招的?!

不過?他到底還是按捺不住心裏的?好奇,湊過?去問道:“是什麽啊?”

“告訴了你就不叫驚喜了……” 沈知意抱著他嘀咕,因為早上起?早了的?後遺症現在開始冒出頭?,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?哈欠。“我就希望,你能喜歡就好了……”

沒來?得及等到原平的?回複,在愛人平緩而有節奏的?撫摸下,沈知意很快就陷入了沉沉的?睡眠。

原平把他抱起?,換了個讓沈知意更加舒服的?姿勢,讓愛人能夠靠在他的?肩窩裏,又在沈知意的?身上加了床毯子。

像以前的?無數次一樣,原平怕沈知意知道,可又怕沈知意不知道。

他低下頭?,偷偷吻了吻自己的?小太陽,在他聽不見的?時刻,袒露出了自己最真實的?心聲:“隻要是你給的?,我什麽都喜歡。”

------

兩人剛下了高鐵,坐上自家的?車,沈知意剛要發動車輛,他的?電話卻?突然響了。

是個完全陌生的?來?電,沈知意按下心中的?疑慮,滑動接聽鍵:“您好,請問是哪位?”

“你好你好,我叫徐小義,是原平的?……以前認識原平的?,” 來?電的?人似乎很緊張,話都說得哆哆嗦嗦,“你,你已經找到原平了嗎?”

原平在一旁,早就已經聽出了打來?電話的?是徐小義。他不明白對?方突然找他是有什麽事?,卻?能敏銳地察覺到徐小義話語中態度的?改變。

對?上沈知意詢問的?眼神,原平用?口型說:“給我吧。”

沈知意把電話遞給原平,原平接過?,喊了一聲:“二叔。”

電話對?麵?的?人又是一陣沉默,徐小義緊張地搓了搓褲縫,又碎碎唸了幾遍自己早已經組織好的?語言,才開口道:“阿、阿平……你爸爸的?事?情二叔都已經知道了,之前那樣子說你,二叔真的?對?不起?你……”

原平不知道應該怎麽接話,他和徐小義之間,根本就無所?謂原諒或者不原諒這種事?情——對?方當初本來?就不知道,原平沒怪過?他。

而現在原平的?心理……已經把所?有除了沈知意之外的?人都劃出了安全範圍,所?以徐小義的?一舉一動,也無法像以前一樣輕易地傷害到他了。

原平於是道:“沒關係的?,我也不怪你。你當時……也不知道嘛。”

徐小義平複著自己的?情緒,過?了一會兒,他才對?原平道:“你陳叔走之前……還給你留下了點東西。你要不要來?拿一趟?”

------

住進醫院第二天?的?下午,沈知意坐在原平的?病床旁邊,正在給他搗牛油果。

沈知意手裏拿了一把小彎刀,先是熟練地把牛油果的?柔軟外皮削開,再沿著核心劃了一圈,就完整地取下了一個橢圓形的?牛油果核。

他接著用?一把小銀勺把裏麵?的?牛油果肉全部挖出來?,放在原平住院之後一直在用?的?飯盒裏,合著希臘酸奶和魚肉泥慢慢地攪拌了起?來?。

原平住院之後就立刻被醫生安排了詳盡的?身體檢查。

在閱讀了病人的?一係列報告之後,他們決定?先讓原平的?胃養一段時間,等到胃穿孔慢慢痊癒之後,再開始進行食道部分的?手術。

食譜一安排下來?,沈知意比誰都上心,督促著原平一日四餐都要按時按量地吃——醫生給原平安排的?是少食多餐方案,這樣原平的?胃在每次進食的?時候就不負擔過?大,拉開用?餐時間的?間隙,也能夠讓胃裏的?食物得到更好的?消化。

“喏,先把這一點吃了,吃不完的?剩下也沒關係,放那兒一會兒再給你弄新?的?。”

沈知意把手裏的?碗遞過?去,看原平安靜低頭?舀著碗裏的?果泥混合蛋白質泥,忽然心裏就冒出一股沖動。

他於是起?身蹲在原平身前:“阿平,有件事?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……”

原平依舊埋頭?吃著飯,隻是疑惑地“唔”了一聲。

“我們搬個新?家吧。” 沈知意的?手扶住原平的?膝蓋,和他小聲地商量,眼睛裏帶著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?忐忑。“我看好了一套樓盤,離這家醫院也挺近的?,是我們之前買新?房的?時候你喜歡的?樣式,但是因為一些原因沒有買……你還記不記得?”

原平怎麽會不記得呢?

是一棟漂亮的?白色小洋房,結構精美?而小巧,外麵?看起?來?不夠宏偉,內裏空間對?於他們兩個人來?說卻?也是綽綽有餘。

隻是當時的?原平沒能拿出那麽多錢,又不想在結婚開始就用?沈知意的?,兩個人索性就退而求其次選了現在這套都還算滿意的?。

沈知意盯著愛人的?眼睛:“我把它買下來?了……我們以後就住在那兒,好不好?”

原平低垂著頭?,片刻之後,放下了手中的?飯碗。

沈知意看他半天?沒說話,不由得心裏有些惴惴,也不敢開口,怕反而打擾了原平。

“阿沈……” 原平突然擡頭?看著沈知意,問了一個有些突兀的?問題。“我們的?房間,有我的?衣櫃嗎?”

沈知意搖搖頭?:“現在還沒有……傢俱什麽的?我還沒來?得及去挑……”

片刻之後,意識到原平在說什麽,沈知意無比激動地抱住了他,大喊道:“好!我們明天?就去買!”

------

【完結章】

房間裏隻開著一盞昏暗的?床頭?燈,沈知意背對?著原平,藍色的?絲綢睡衣鬆鬆垮垮,露出大片好看的?白色肌膚,在月光下散發著瑩白色的?潤潔光澤。

原平用?手裏的?毛巾揩了揩頭?發,短硬的?發茬甚至都不需要藉助吹風機,隨手擦幾把就能擦幹七八分。

他把濕漉漉的?毛巾隨手丟在床頭?櫃上,不知道沈知意是否已經睡熟了,掀開被子的?一角,動作盡量輕緩地上了床。

觸手一片溫熱,沒有絲毫冬天?被窩應該有的?寒冷感覺。原平隔著光滑的?絲綢睡衣摸沈知意的?後背,眼神忍不住暖了幾分。

“小乖……” 原平輕輕叫他,同?時手上來?回摸著他形狀漂亮的?背脊。

沈知意本來?等人就等得半夢半醒,熟悉的?味道和溫度靠近,他的?精神更加添了幾分睏倦。

被原平這樣撫摸幾下,沈知意的?眼神立刻就變得模糊,從喉嚨裏逸出一聲輕哼:“嗯?”

原平索性把手臂伸過?去,愛人立刻會意,自動枕住了他的?手臂。

“你給我暖被窩了啊?” 原平的?鼻尖貼著沈知意的?頸部動脈,仔細屏住自己的?呼吸,甚至可以微微感覺到沈知意整個血管的?跳動。

——身側的?這個人是真實存在著的?,是原平和這個世界的?最後一絲緊密聯係。他永遠鮮活,永遠存在,永遠……熱愛著原平。

他是我活在這個世界上……最後的?一絲溫暖與救贖。

不過?不夠煽情的?是,現在這個唯一的?“溫暖與救贖”實在是困得很,即使麵?對?他最寶貝的?原平,也隻是眼睛睜開了一條縫,帶點敷衍又夾雜著點鼻音地問:“對?呀,怎麽啦?”

原平似乎笑?了一聲,湊近他小聲地道:“你冷不冷啊?……傻不傻,睡暖了我這一邊,又自己挪過?去睡冷的?那一邊了。”

沈知意覺得原平現在不拉著自己問問題的?話,自己馬上就能睡著了。

不過?既然原平都問了,他也就老老實實地回答道:“不冷啊……”

原平就像個小火爐,雖然前段時間因為生病身體瘦了不少,但現在慢慢地溫養著,已經在逐漸恢複之前的?身體狀態了。

話說到一半,沈知意忽然又改了主?意。他眨眨眼睛,近乎於撒嬌似的?道:“老公……我好冷。”

原平一聽,身體就立刻湊了過?去,手臂用?力地環抱住他,幾乎把沈知意整個身子都圈在了懷裏。

“有沒有好一點?” 原平把下巴擱在沈知意的?頭?頂,輕輕問道。

男人低沉的?嗓音彷彿和頭?骨都能夠産生共振,不然怎麽能夠解釋,沈知意一聽到他的?聲音……腦袋就暈乎乎的?,根本沒辦法思考呢?

沈知意小聲“嗯”了一句,又恃寵而驕地要求道:“你再抱緊一點。”

房間裏重新?歸於一片靜謐,兩個人的?呼吸交纏在一起?。

原平的?胸膛貼著沈知意的?蝴蝶骨,血肉疊著骨頭?,心髒挨著心髒。

靜不可聞的?兩道心跳聲漸漸合成為一道,在寂寞的?夜裏,像兩顆熾熱跳動的?心髒合二為一,最後嚴絲合縫地貼在了一起?,再也沒人能夠把他們分隔開。

如同?柏拉圖故事?裏的?那個半人,費盡千辛萬苦,終於找到了他的?另一半。

也許,原平和沈知意來?到這個世界上走一遭,就是為了尋找到很久之前曾經被分開的?那個彼此。

——他們就是最配的?。了。他剛開始還半夢半醒著, 沒有發覺。直到手下意識去摟身邊的人,穿過一片空氣, 才發現自己摟了一個空。原平有點怔愣,沈知意一向起得比他要晚。愛人經常都是在他懷裏被吻醒,今天?卻起了個大早。他有點疑惑,掀開被角,決定先去衛生間洗漱。洗漱完畢出來, 原平穿上拖鞋到了客廳裏。視線環顧客廳一圈, 卻沒有找到人。最後還是循著一陣窸窸窣窣的響動,在廚房裏發現了沈知意。明明隻是在煮普通的白粥,抽油煙機卻被開到了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