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別太離譜!替身八年告訴我穿錯書 > 番外 ——浮祁X1

番外 ——浮祁X1

。時音不知道自己發燒了,他好奇岑淵是怎麽給他降溫的。這條惡龍,現在看上去笨笨的,傻傻的。還會給他降溫?時音想笑。難道是用龍鱗給他冷敷??除此之外,他想不到他用什麽給自己降溫。龍爪子那麽大,讓他濕敷,他也做不了這細活。以前的岑淵還行,現在的龍形就別想了。“你用的什麽降溫?”一想到用什麽,黑龍有些害羞,僵住的尾巴又動了。“龍涎。”時音想了想,龍涎是什麽東西。隨即鬆開了黑龍的脖子,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。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番外 ——浮祁X1

浮影做了一個夢。

一個非常羞恥,讓他無法再直視祁欲的夢。

夢裏,他這條魚,被煎了。

手法生澀,他苦不堪言。

這讓夢中的他,不免回憶起了祁欲在睡前問的問題。

他說,他要他教他。

浮影:是的,確實需要教,不教他受苦的隻能是自己。

夢裏被*服了,他已經放棄了反*的想法。

在浮影醒來之前,祁欲早已經把枕頭上散落的珍珠,收集起來,並且存放好。

因為,他還有其他的用處。

常言道,這羊毛出在羊身上,那麽這珍珠,也不是不可以回到它主人的身體裏。

祁欲瘋且變態,實踐欲強到令人發指, 祁雲山名副其實的小瘋批。

麵對浮影卻是一張乖的不能再乖的臉。

管家時常吐槽,他家小少爺變臉之術,世上無人能及。

“小欲,你能不能……不要總看我?”

浮影泡在超豪華的水池裏,不太好意思看站在池子邊沿的祁欲。

再泡下去就要禿嚕皮了,這裏的水跟海裏的水不一樣,說簡單點,就是他嬌氣,一個池子裏的水不配。

祁欲還是不肯走。

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
很像是不可一世的帝王,在監視他的寵妃。

浮影……

奔現沒翻車,他先翻身了。

字麵上的翻身,就是翻了個麵,翻來翻去的那種。

祁欲蹲下身,藏在身後的手,握成了拳,興奮的有些抖。

“浮影哥哥,你放心泡吧,就算一直住在水裏都沒關係的。”

說著,祁欲按下一個開關。

浮影又見識到了自己的這個小男朋友有多豪。

但是,他懷疑他是故意的。

先把池子裏的水放幹,然後在重新放水。

步驟是沒有什麽問題。

可,過程他走光了啊!!!

祁欲盯著浮影的魚尾,一心二用。

“這是祁雲山神殿的聖水,給浮影哥哥泡澡剛剛好。”

門外的管家。

他們這些土著,都喝不上一口的聖水,現在變成了泡澡水,嗬嗬……

恐怕,就算是這個漂亮男人的泡澡水,他們小少爺也不會給他們喝一口。

浮影的那點兒羞恥之心,早就被聖水給沖跑了。

漂亮了的鱗片,越來越閃,浮影沒忍住,自己先摸了摸。

祁欲:他也好想。

“浮影哥哥,我先出去一下,等會兒回來接你。”

這對於浮影來說,再好不過。

“好。”

在祁欲即將出門的那一刻,浮影問道。

“你大概多久回來?”

“很快。”

“嗯,你去吧。”

祁欲走後,浮影在徹底放開。

在池子裏變著花樣的玩兒水。

殊不知,這一切,都被祁欲在監控裏看了個徹底。

祁欲站在監控室,管家麵壁思過。

“小少爺,你還有什麽吩咐嗎?”

沒有的話,他就先撤了。

不讓看監控,他隻能麵壁,搞得他一把年紀好像犯了什麽大錯一樣。

祁欲手指慢條斯理的敲了敲桌子。

“把禁地開啟。”

“佈置成洞房,我要在那裏跟他成親。”

老管家跪在地上。

不是,你說哪兒???

你再說一遍!!!

禁地,供奉祁雲山神的地方。

他用那裏的聖水當洗澡水就算了,還要在那裏那個啥。

祁欲沒有聽到管家的答複,轉身低頭看向老管家。

“怎麽,有意見?”

管家……

“沒有,我這就去辦。”

神力都在你的身上,你說了算。

————

接著寫還是下一個番外,你們做主─=≡Σ((( つ 3 )つ寶的一切安排好。岑允和韓星的事兒,瞞不了多久,公司上下那麽多雙眼睛,那麽多隻嘴,總有漏氣的。與其等待問題發生,不如提前解決。也有可能岑善之和沈雪已經得到了有些訊息。緣分是註定了,拆也拆不開,他也不可能拆。岑允看著不怎麽靠譜,但是性格跟他哥很像。決定了什麽事兒,是不會更改的。岑善之和沈雪是挺震驚的,震驚的有點不會說話了。場麵一瞬間有點冷,岑淵和時音對視一眼。就是這樣的冷場,很容易讓人産生錯覺。雖然兩人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