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指摘愛意 > 第103章 番外四

第103章 番外四

是被丟掉了。她也是。她被人拋棄了。兩次。疼痛如針,狠狠地刺穿了顧念因的身體。她的眼睛更加落寞,沉沉的對大媽搖了搖頭,要她放心:“不是,麻煩您了。”“哎,沒事。”大媽鬆了口氣,接著擺了下手。四下裏安靜的隻有東風在吹,顧念因轉身往裏走。大媽看顧念因神色實在不對,忍了又忍,還是對著她的背影勸道:“小姑娘,沒事兒啊,什麽都會過去的。”可顧念因沒說話。午後的日光打在她的肩上,明明依舊是筆直如竹,卻好像塌下了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103章 番外四

午後的日光鋪在瀝青路上,夏日的熱氣在蒸騰。

沿海公路上,一輛雙層觀光大巴緩緩駛過海邊,露出非機動車道上車影。

穿著校服的少女一前一後的坐在自行車上,海風沿著沙灘坡道向上吹來,撩起她們的發梢。

墨綠色的襯衫沿著後脊被風吹得鼓起一陣,黑色的百褶裙搭在少女纖細的腿上,隨著踩著車蹬的動作如海藻般起伏。

整一幅就是青春洋溢的畫麵。

可少女們沒有一個揹著書包,日光拉近了,就看到後排側坐著少女胸口胸牌上寫著三個字:顧念因。

而那個沒有胸牌的少女也在這時開了口:“顧念因,這邊的風好舒服!”

是林惜。

自從上次鐘笙跟林惜借了校服,林惜就也産生了這個想法。

這次趁著顧念因來渚城辦事,她也跟顧念因來了這裏,纏著顧念因,想穿她轉學到南城中學前的校服。

渚城跟南城的校服款式差不多,就是更複古一點。

略帶著點厚度的布料不太透風,也不讓人覺得悶熱,林惜騎著車子整個人都沉浸在自由的風裏,感慨著就從車座上站了起來。

車子不安穩的晃了兩下,顧念因坐在後麵擔心林惜,擡手拍了拍她的腰:“小心點。”

“沒事啦。”林惜嘴上說著,還是聽話的老老實實的坐了回去。

海水湛藍,粼粼閃爍著日光璀璨。

林惜望著眼前的景色,對坐在身後的顧念因道:“顧念因,我現在覺得其實這個地方也沒有那麽差。”

“是嘛。”顧念因看周圍這些年都沒有多大變化的風景,淡聲反問。

“是啊。”林惜點頭。

過去的都已經過去,因為顧念因的存在,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,對林惜來說都是很好的回憶。

所以不是城市變了,而是人的心態變了。

“以後你來這邊開會,我就可以來這裏小住幾天。”林惜表示,說著還停下車子,“多好看的海岸線。”

順著林惜擡起的視線看去,天空與大海融為一體。

小小的船帆漂浮在海麵上,遠去,飄去,世界一片湛藍,分不清分界線,所以也不知道它們飄到哪裏纔算是盡頭。

“秋水……夏水與長天一色。”林惜望著,脫口而出。

“篡改詩詞。”顧念因嗔她,“你之前寫作就喜歡這樣,汪老師說你多少次了你都不改。”

“那也擋不住我每次作文都五十五打底。”林惜昂頭,聲音裏還有些驕傲。

——雖然這的確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。

人總是很容易為自己喜愛的景色失神,林惜的眼睛倒映著海岸線的風貌,明明手裏什麽都沒有,卻像是手持畫筆,一寸一寸的描繪著這個地方所散發出的魅力。

忽的,顧念因出聲:“蝴蝶。”

“哪裏?”林惜立刻回神,順著顧念因的聲音四處張望。

可沿海公路下隻生著叢叢青草,不見有花裝飾,更不可能吸引來蝴蝶。

找了好一會,林惜皺眉看向顧念因:“騙我?”

“沒有。”顧念因否認。

“那蝴蝶在哪裏?”林惜走進了,追問顧念因。

顧念因目光平靜:“這裏。”

日光落下,顧念因正注視著林惜。

那深棕色的瞳子透著玻璃般的深邃光澤,林惜在顧念因的眼睛裏看到了自己。

“哈。”

倏的一下,林惜笑了。

顧念因在逗她,又不是在逗她。

林惜背手轉身,接著就麵對麵的跟顧念因站在一起。

機動車道上有車呼嘯而過,帶起的風吹動著她們的長發,鬆散交疊,她的一顰一笑都倒映在顧念因的瞳子裏。

也包括傾身而過的靠近。

“那蝴蝶來吻你了。”

林惜說著,便過去吻了下顧念因。

少女纖長的身影籠罩在顧念因頭頂,從四麵八方傳來的聲音提醒著她這是怎樣一個地方。

林惜的大膽將顧念因的神經挑起來,太陽穴突跳的厲害,溫軟的舌尖勾過她的牙齒,叫人後腦直發麻。

這種大膽不馴的感受,隻有林惜能帶給她。

期初顧念因還有點放不太開,偶爾有車過來她甚至會下意識的想要逃。

可林惜不讓。

她擡起手來就扣住了顧念因的手臂,也不深入,更不會懲罰,就跟顧念因靠著,細細的磨著她的唇,在被太陽曬得暖融融的身體裏,波湧潮水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驀地,林惜耳邊傳來幾聲含糊的嗚咽。

海岸邊湧起的風聲擾亂人的聽覺,她皺皺眉,同顧念因稍分開一點,詫異道:“顧念因,你不至於吧。”

顧念因平複著喘熄,也是一臉無辜跟無奈的看著林惜:“不是我。”

“那是——”林惜還納著悶,一歪頭就看到路邊草叢裏匍匐過來一隻小狗。

小小的,白黑棕的毛色,跟個混色湯圓似的,也就一個巴掌那麽大,藏在草叢裏,要不是在動都注意不到它。

“這裏怎麽會有狗?”林惜詫異,一步跨過去,拎著小狗的脖子就把它從快要吃了它的草叢裏提溜了起來。

“還是伯恩山犬。”顧念

因瞧著林惜手裏拎著的小狗,平靜臉上也罕見的皺起了眉。

“伯恩山?”林惜聽過這個品種,知道這種犬類個頭大,腳也大,“你真的是伯恩山?”

“嗚~嗚嗚~”小狗濕漉漉的眼睛看著林惜,像是回應她的問題。

林惜不知怎麽的,被這小狗幾聲嗚咽攪得心都軟了。

她托著她的屁股靠在懷裏,給它摘下`身上沾著的草籽:“你說你這小狗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啊?”

“這裏沒有住宅區,也沒有人遊玩……”顧念因擡頭看著周圍環境,判斷著,“這麽小的狗也不可能跑到這裏來,像是被人丟了。”

“靠北,這什麽人啊!”林惜已經跟小狗站在了一條戰線,滿腔憤怒,“養不了就丟掉,還丟海邊!他這是想要殺狗啊!”

“嗚,嗚……”這小狗好像能分得清好壞,像是附和,嚶嚶叫著就往林惜手心裏拱。

林惜的共情並不高,可從剛剛開始她的心裏就一直不舒服。

她擡著手指輕輕揉了揉小狗的臉,看向了顧念因:“顧念因……要不我們帶回去養吧?”

“你確定?”顧念因淡聲問道。

“丟掉它的人可能是家裏不讓養,可能它發育不良。也可能……”顧念因說著,擡手摸了摸小狗的身體,“它有什麽犬類疾病,他們要及時止損。”

將利弊放到林惜麵前,顧念因便輕閉了下唇。

隻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。

那原本檢查小狗的身體的手變成了輕撫,顧念因看著手下這條小小的生命,對林惜道:“而且,她已經被人丟過一次了。”

這話好像在說狗狗,又好像在說顧念因她自己。

“我確定。”林惜點頭。

她的堅定來的很快,快到顧念因這句話根本來不及在她自己腦袋裏發散思維。

“你看它這麽精神,也不像是生了重病的樣子。”林惜說著就抱起了小狗,“而且就是生病了,難道就把她丟在這裏嗎?我做不到的。”

她以為剛剛顧念因說著些,是她不同意家裏養狗,說著就將小狗舉到自己麵前,握著它已經有些胖胖的爪子,跟顧念因道:“阿山求求媽媽了。”

顧念因瞧著麵前這一人一狗,腦袋裏不由得在想到底是哪隻小狗在求她。

她有些無奈的搖搖頭,問道:“阿山?你這麽快就給它起好名字了?”

“嗯。”林惜點頭,“不好聽嗎?”

“好聽。”顧念因點頭。

接著,就擡起自己的手摸摸林惜的頭:“媽媽答應了。”

“太好啦!”林惜高興的一下蹦了起來。

她抱著懷裏的小狗一個勁兒的顛顛,就是在某一瞬間反射弧極慢的頓了一下。

——剛剛顧念因說什麽?

——她究竟把誰當小狗了!

而顧念因動作很快,林惜剛剛還跟阿山膩歪的時候,她就已經聯絡好了寵物醫院,接著就打斷了林惜的思緒:“已經聯絡好醫院了,帶阿山做個檢查,回南城後可以直接□□。”

“好耶。”林惜說著又抱著阿山轉了圈。

從海邊到寵物醫院,阿山全程都很乖,包括檢查的時候也安靜的配合著醫生。

它好像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有家了,抽血的時候隻輕輕哼唧了一聲,甚至還看著林惜心疼的表情,伸出舌頭來舔了舔她的手。

林惜看著麵前這個笨拙的胖團子,心上被鋪了一大片的棉花。

她想就是阿山有什麽大病,她也一定要給它治好……

“體檢結果出來了。”

林惜還沒做完最差的結果預想,醫生就拿著阿山的體檢報告出來了。

“怎麽樣?”顧念因問道。

林惜也擡著眼睛,罕見的有些緊張。

“一切正常,就是有點營養不良。”醫生道。

好像一顆巨石落地,而軟綿綿的棉花托著巨石,沒有給林惜的心上造成多大的沖擊。

她看著跟前這隻肉嘟嘟的團子,笑了:“它這樣還營養不良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醫生點頭,給林惜打預防針,“它很能長的,你要做好心理準備。”

“回去以後要注意什麽嗎?”顧念因聞言,接著問道。

“買點好狗糧,後期可以嘗試自己做狗飯,疫苗按時打,不會有什麽大問題。”醫生讓顧念因放心,“好養活著呢,也要多珍惜跟它在一起的時間。”

最後這一句是句暗示,顧念因看著蹲在一旁跟阿山訓話的林惜,微垂了下眸子:“我明白,伯恩山犬的壽命低於平均水平。”

醫生不持悲觀態度:“不過現在醫療各種條件都好了,壽命也會有所延長的。”

“一定會的。”顧念因點頭。

“聊什麽呢?”察覺到這兩人在悄悄聊什麽,林惜抱著阿山探過了頭來,“阿山哪裏不好嗎?”

“很好。”醫生接著把體檢單遞給了林惜。

“那我們走吧。”林惜看著阿山迫不及待搖尾巴的樣子,調侃道,“它好像很想去看看自己的新家。”

“嗯。”顧念因點點頭,跟醫生告辭。

停在門口的車子在兩聲關門聲後緩緩啓動,道路兩側的綠意照的林惜的臉忽明忽暗。

她輕輕捂住了阿山的耳朵,看向了顧念因:“顧念因,我知道的。”

顧念因倒是被她這句話搞得不明所以,愣了一下:“什麽?”

“伯恩山的壽命。”林惜道。

“但人不能因為害怕失去就選擇幹脆不要了吧。”

林惜說著,看向顧念因的目光越發堅定。

她麵對過死亡,明白這樣的痛苦,也因此更加敬畏,卻並不害怕。

林惜:“我不喜歡做懦夫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顧念因擡手扣過林惜捂著阿山的一隻手,“以後我們一家三口就好好生活。”

“嗯!”林惜用力點頭,“好好生活!”

長空上太陽高掛,日光灑滿了一路,洋洋灑灑的,鋪滿了她們的前途。

堅定一顆心,未來也沒什麽好怕的。

——全文完——過,一路走過來經歷的難過,她都不想讓她看到。林惜不需要知道這些。她隻需要看到她現在又站在了她麵前,跟她重逢就可以了。顧念因太知道這個人的心理。她的桀驁不馴都是對這個世界標準的不屑,她對世界嚴苛,也不曾放過自己。顧念因擡手敷在林惜的手背,跟她輕輕搖了搖頭:“阿惜,不要對自己有這麽高的道德標準,這不是你的錯。”已經過了很久了,這是第一次有人跟林惜說,這不是她的錯。她像是被繩索勒緊了咽喉的人。終於有柔軟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