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白月光和狐貍精gl > 第74章 番外二

第74章 番外二

嗎?瑜虞轉頭看向白鈺秀挑挑眉擺出詢問的意思,卻隻見她正眼巴巴的看著南璃月,像是一隻獻上寶物隻求主人撫摸的小狗,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,頓時麵無表情。隻覺得她在自己心中這麽多年的冰山美人形象瞬間崩塌了。“這些也太貴重了……”南璃月猶豫道。七階魔獸相當於聚靈期強者,每一枚魔晶都是來之不易,即使放在索菲爾拍賣行裏也是少見的寶物。白鈺秀搖搖頭道:“當初你救了我,還給我了紫寰佩,相比起來這些也不算什麽。更何況接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74章 番外二

“有何不妥?”南璃月放下手中?的書簡。

白鈺秀抿唇道:“他們能辨出你和我的字跡的……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南璃月輕笑著將白鈺秀拉過來一併坐下, 將另一隻筆遞給她道:“別偷懶,陪我一起批閱。”

“璃月,你真的想好了嗎?”白鈺秀接過筆後擡眸看著她, 眸中?驚喜與?擔憂相交織。

看著甚至有一些卑微的白鈺秀,南璃月頓覺心中?綿綿密密的疼。她知道白鈺秀是多麽渴望能同自己?一併出現在衆人麵?前?, 一併享受陽光普照,而不是隻能委屈於這一方小小的庭院,隱藏在黑暗的角落之中?。

可是為了自己?,她將這一切的委屈都默默嚥了下去,唯恐帶給自己?更多的壓力。

可轉念一想, 這世界上能讓自己?真正在乎的人又有多少呢?為了這些世俗的眼光去委屈自己?的愛人, 是一件多麽愚蠢的事情?

她輕輕抱住白鈺秀,肯定道:“早就該想好了,是我不好。下個月的人族同盟會議,你陪我一併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伴隨著這一聲回答,南璃月感覺有什?麽溫暖而濕潤的東西落在了自己?的肩膀上, 就像是溫熱的雨。

她沒?有說?話, 隻是更加用力的收緊雙臂,像是擁抱自己?的整個世界。

每月的第七日,都是人族同盟雷打不動的集會,大?大?小小的各族族長?隻要沒?有什?麽特別緊要的事情,都會來參加。

但這一次卻是來的最全的一次, 所有族長?都推掉了手上的一切事宜,並且幾乎每一位族長?的麵?上均是焦躁與?不安, 三五成群的圍在議事廳的那幾張山水畫前?。

山水畫是新掛上去的, 每一張中?均有一位白發女子,雖均為背影, 但那出塵的氣質和罕見的發色,讓每一個人都能猜出其身份。

妖帝白鈺秀。

而畫作的右下角,則有著南璃月的落款。

陌生字跡的批註、月族議事廳中?懸掛妖帝畫像、還有那在各族間一直流傳的流言……如此種種聯合起來,所得到的推論?使得諸位族長?隻覺心頭火蹭蹭往上冒。

而隨著南璃月一併進來的白鈺秀,成功給這火又添了把柴。

南璃月看著一衆人難看的麵?色,輕笑道:“諸位麵?色怎如此難看?可是我畫作太過拙劣,汙了各位的眼睛?”

此言一出,議事廳中?氣壓頓時降了下來,衆人皆是低下頭來,額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時族族長?時利明白此刻那些小族是不可能站出來的,而明玲則是一副事不關己?的模樣?,他咬咬牙,隻好站了出來,恭敬行禮道:“怎會?領袖大?人畫技精湛,令我等佩服。隻是……”

說?到這裏時利話鋒陡然一轉,看向南璃月身後?的白鈺秀道:“隻是不知,這畫作上的人,為何與?妖帝如此相像,前?段時日的文書中?那陌生字跡又是何人?而今日,為何妖帝又會出現在這裏?”

三問?之下,殿內立刻嘈雜了起來,衆位族長?皆是議論?紛紛,不善的目光接二連三的投在了白鈺秀的身上。

白鈺秀沒?有退縮之意,大?大?方方的與?南璃月並肩而立。

南璃月握住了白鈺秀的手,輕笑道:“畫作之上的人本就是鈺秀,又怎會與?她不像?那字跡是鈺秀心疼我公務繁忙,於是幫我批閱時留上去的。”說?到這裏,南璃月將兩人十指緊扣的手舉起,微微揚首道:“而今日鈺秀同我一併來此,就是想告知大?家,我南璃月,乃妖族之帝後?!”

雖說?對?於南璃月和白鈺秀的關繫有所預料,但衆人都早晚沒?有想到南璃月會如此強硬的將此事說?出,殿內頓時安靜一片,衆位族長?麵?麵?相覷,啞然無言。

“此事萬萬不可!”一名白衣老者?踏步而出,眼冒火光道:“從古至今,從未有過女子同女子相愛之事,您身為人族同盟之領袖,怎可做出如此荒唐之事!”

“我身為人族同盟領袖,同我和女子相愛有何沖突?”南璃月淡然道。

這時又有一名族長?走出來怒目道:“怎可能無沖突?我隻問?您,若是您要為妖族之帝後?,那子嗣從何而來?人族同盟下一任領袖從何而來?”

“人族同盟並非一個大?帝國,我也並非專權者?。人族代有才人出,何須顧慮無人接替領袖之位?”

“可是能服衆的唯有您,且您若為妖族帝後?,難不成是要將人族併入妖族之中?嗎?如今妖帝可是已經插手了人族之事務了!”

南璃月正欲回話,白鈺秀卻輕輕拉住了她,看著那義憤填膺的人道:“我並非隻是妖帝,同時我也是璃月的愛人。璃月將人族之事務予以我看是對?我的信任,而我同樣?也信任著璃月。我們絕無對?人/妖二族中?任何一族的惡意,我們隻希望二族能夠永遠和平。”

白鈺秀誠懇的態度讓衆人怒火稍稍平息,但這並不能使得他們就此讓步。

白衣老者?看著見衆人沉默,便自個兒上前?道:“陰陽交合方乃天?地之正道,女子相愛那就是逆天?而行!不論?如何,我是絕不會同意此事的,還望領袖收回此種想法。”

南璃月麵?上和煦的笑意一點點冷了下來,緩緩看向那老者?,磅礴如山的壓力頓時降臨在那老者?的身上,雖然隻有一瞬,卻直接令他撲通一聲坐倒在了地上,雙眸間全然是濃濃的驚恐。

南璃月漫不經心的收回目光,嗤笑一聲道:“我今日前?來,隻是通知你們一聲而已,並非來征詢你們意見的。畢竟這不過是我的私事罷了,於諸位的利益有何相關?”

那坐倒在地上的老者?麵?色一陣青一陣白的,怒哼一聲道:“道不同不相為謀!既然如此,人族同盟老夫不在也罷!我雲族,退出人族同盟!”

議事廳內頓時嘩然一片,隨後?秦族那新任族長?也站了出來,低頭作揖道:“既然領袖心中?並未重視我等,那留在這裏也著實無甚意思。我秦族,退出同盟。”

話音落下,其餘族長?均是麵?露豫色,不多時便有人陸陸續續的跟上,皆言之要退出同盟。雖說?隻是些中?小族,但加起來也占據了同盟近半數的人口。

南璃月麵?色絲毫未變,淡淡道:“你們要退出,我也沒?什?麽話說?,我隻問?,人族同盟規定之中?,不可傷及妖族、挑起戰爭禍端的約定,諸位可還遵守?”

白衣老者?冷笑一聲道:“吾等都已退出,為何還要遵守盟規?”

其餘人雖然未言,但皆是贊同的點了點頭。

“是這樣?啊……”南璃月斂眉輕嘆一聲,隨後?額間紫金色光芒湧動,遠超太虛圓滿的靈壓頓時充斥了這議事廳,所有言及要退出同盟之人皆因壓力而不得不跪倒在地。

“我建立同盟的原因,便是為了人族同妖族不再有戰爭,還天?下一個太平。但是也並不隻有結盟這一個辦法可以用。”

南璃月微微昂首,眉目間盡是森然的殺機。

“退出同盟沒?關係,但若有違反兩族和平條約者?,盡殺之!我幾十年未曾參與?戰事,你們便忘了,當初同盟初創之時秦族族長?秦岷山是如何死的了嗎?”

透露著森嚴殺機的話語一經說?出,議事廳中?衆人的麵?色均是劇變,尤其是那些迫於靈壓而不得不跪於地上的人,更是兩股戰戰。

“人族同盟創立至今,我自問?未曾從諸位那裏得到過半分好處,且諸位族中?大?小之事但凡請求幫助,我可有半分懈怠?而今換來的,卻是連我的私事都要受你們幹預。你們,真當我是泥捏的不成?”

滿堂皆寂靜無聲,無一人敢出言。

這時明玲站了出來,作揖道:“領袖為人族同盟的付出衆人皆看在眼中?,況且這也本是領袖的私事,領袖自然是想與?誰在一起,便與?誰在一起。”

說?罷明玲看了看因靈壓而擡不起頭來的幾位族長?,嘆了口氣道:“幾位族長?言及退出同盟也是一時驚怒下的沖動之舉,想必現在已經恢複理?智了,還望領袖大?人寬恕則個。”

“哦?”南璃月聞言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輕咦,收回了那靈壓,一衆人隻覺在閻王殿前?滾了一番,在不敢托大?,連忙言道:“剛纔是我一時糊塗,我族不退出同盟、不退出。”

“這本就是領袖的私事,領袖告訴我們是對?我們的信任。”

“領袖為我族所做出的付出我銘記於心。”

……

霎時間局麵?反轉,所有人都表示支援南璃月。那秦族族長?和白衣老者?均是敢怒不敢言,最後?唯有憋屈的低頭,再不提退出同盟之事。

於是這件事就這樣?被揭了過去,雖然沒?有人大?肆宣揚,但是南璃月和白鈺秀是一對?愛人的事實已然在私下口耳相傳中?逐漸成為了人們所認定的事實。

時光流轉白駒過隙,轉瞬間已然是千年。

一處酒樓之中?,說?書人正在激情昂揚的講述著那人族同盟領袖和妖帝之間的愛恨情仇,聽得座下衆人皆是興致勃勃,時不時拍手叫好。

“呦嗬,這一段‘妖帝為愛誅魔神’倒是沒?聽過,聽來還蠻有意思的,賞了。”座下一位冰藍發色的美人笑得見眉不見眼,隨手將一枚金錠扔了上臺,說?書人立馬講的更起勁兒了。

南璃月無奈的看了瑜虞一眼,也因這離譜的故事而失笑搖頭。

“倒是沒?有想到,當初那麽多人都拚死反對?你我二人在一起,如今倒是成了他人口中?的一段佳話了。”白鈺秀輕輕抿了口茶,慵懶的依靠在南璃月的肩頭。

“這到真是……當初聽聞你們二人公然宣佈相戀時,我和瑜虞可都是嚇了一跳。”朔離輕笑了聲,“當初看起來天?大?的事,如今回顧起來,其實也不過爾爾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南璃月閉眸感嘆一聲,右手擡起將白鈺秀擁在懷中?,讓她靠的更舒服些。

說?書一場跟著一場,臺下叫好一片跟著一片,酒樓外?陽光微醺,柳枝係風而搖曳。

直到夜晚,又是一年月祀之日,繼承了南璃月靈力的又一任月族族長?登上祭臺開啓祭典,整個不夜天?都籠罩在潔白的光暈之中?。

南璃月和白鈺秀於萬家燈火中?相擁,星辰與?月共醉。

你是三分月華所凝的七分雪,柔軟而無邪、溫暖而皎潔。

我踏破河山來尋你,閱盡世間,唯你天?下奇絕。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第42章 第 42 章“人家天造地設的一對, 哪裏輪得?到你這妖怪來反對?”一聲嬌斥響起,衆人紛紛朝那聲音處看去,隻見一個有著海藻般墨綠色頭發和海妖般魅惑麵容的女?子俏生生的立在那裏, 怒視著那跳出來的癩□□。南璃月、白鈺秀連同著朔離和瑜虞看到來人後皆是目露驚喜之色,唇角揚起了一抹笑容。來人正是當初被拍賣場抓走拍賣, 後被她們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