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微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易微小說 > 老闆,你馬甲掉了 > 第97章

第97章

說什麽。沈問津抿了下唇,解開傘扣,抖了抖撐起來,踏上能煎雞蛋的水泥地。卻見那人收回手後,就走在自己身邊,與自己並排而行。和存在感甚強的冰雕走一塊兒壓力山大,特別是當這人還對自己有恩時。沈問津憋了又憋,終是沒忍住,鬼使神差地問了句:“太陽挺大的,你要進來嗎?”話出口,聽清自己說了什麽之後,他差點把舌頭咬掉。無妨,齊客必不會答應。他想。這人沒自己這麽討厭太陽。他握著傘柄,盯著前邊飄飄搖搖掉下來的黃葉,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97章

沈問津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。

唇上溫軟的觸感仍舊殘存,齊客的那些話從左耳朵流進去,又從右耳朵往外流,沒能在腦內停留多久。

唯一的想法是——齊客是在表白吧。

他踏馬的是在表白吧!

室內太暗了,暗得幾乎看不清齊客眼裏的情緒,暗得讓他以為自己還身處夢裏。

他定了定神,輕聲說:“你先把燈開啟。”

嗓子啞得厲害。

齊客把身子讓開了一點,正想把房卡重新插回卡槽裏,似是想到了什麽,忽又一滯。

“插卡的話,電視會自動開機。”他道,“很吵。”

沈問津眯著眼看他。

“可是現在太黑了,黑得……”他卡了一下殼,還是把這句話補全了,“黑得我看不清虛實。”

齊客的眸光重新飄轉回去,和他對視。

“是真的。”他說。

“什麽?”沈問津愣了一下。

“我是真的喜歡你,也是真的在和你表白。”

“你是從什麽時候起……”

“高中。”齊客撐著門板,微微低下頭,讓自己和沈問津平視,“高中暗戀了你三年,大學暗戀了四年,畢業後又是兩年,這是第十年。”

這回沉默的輪到了沈問津。

“所以你……”齊客輕聲問,“同意嗎?”

“同意什麽?”

“做我男朋友。”

……靠。

還能不同意麽?

沈問津偏開頭,咬著牙,從喉嚨裏擠出了囫圇的一句:“你他大爺的齊客,為什麽不早點跟我講?”

“嗯?”齊客沒聽明白。

“算了。”沈問津嘆了口氣,“你再湊近一點。”

夜色很濃,齊客的臉被門縫裏透進來的光勾了一圈邊。沈問津的指尖挪到了他的後脖頸處,繼而沿著下頜骨滑至了他的喉結。

齊客聽見了從他唇縫裏漏出來的喟嘆:“你其實不用那麽隱忍。”

話畢,青年湊了上去。

仲秋的深夜濕氣很重,老在窗外叫喚的那隻鷹鵑似是也一同飛至丹州,扯著嗓子啼了一聲“貴貴陽”。

沈問津背抵著門板,後腦勺被人扶著,齒間被人強勢地敲開,肆無忌憚地攻城掠地。

破碎的嚶嚀從喉間溢位,幾乎要喘不上氣。就在險些被口水嗆去的時候,沈問津一把將齊客推開,擦著嘴說:“你屬狗的嗎?”

齊客沒應這句話,而是垂頭看著他,眸光從眼睫的縫隙漏下來。

片刻後,他道:“你好像……有點不禁逗。”

“要幫你麽。”頓了一下,他又問。

是個疑問句,但是語調平直。

沈問津的腦子沒供上氧,反應慢了半拍,還沒來得及說“不”,下一秒,自己便被人攔腰抱起,丟上了床。

他仰著頭,擡起手遮住眼,大口喘著息,像是誤入鹽海的淡水魚。

偶爾耐不住抻開眸子的間隙,他會看見齊客的手沒入自己的西裝褲腰裏,腕骨突出,小臂上的青筋在窗戶漏進來的光裏若隱若現。

朦朧間他會想,齊客的呼吸似是和他一樣粗重。

那他是不是也……

但腦中的所有畫麵又很快地被突如其來的空白打斷。

此後,破碎的嚶嚀聲便再也止不住。他眼尾被逼得拖出一道緋紅,泛起了生理性的淚,渾身一顫,眼前就這麽失了焦距。

-

日上三竿,沈問津悠悠轉醒。他先是懵了一瞬,繼而腦海裏走馬燈似的閃過了昨晚那恣意放縱的畫麵,又瞬間清明瞭。

草。

齊客表白了。

他倆接吻了。

還……

昨晚穿著沒來得及換下的外衣外褲就上了床,好在還有另一張床供他倆睡覺。隻是一米三的床躺兩成年人還是有些勉強,自己和齊客近乎緊緊相貼,他是被木質香裹著睡去的。

但此刻,齊客並沒有躺在他身邊。

……親完就翻臉不認人,逃了?

他扭頭就想給某人打電話,剛撈起手機,忽聽門口傳來“滴”的一聲,接著某人開門走了進來。

“早餐。”他拎著兩袋子包裝挺漂亮的東西,往桌子上一擱,說,“你醒了?”

“你什麽時候出的門,我怎麽一點聲音也沒聽見?”沈問津笑著問,“我還以為你想當逃兵。”

齊客避重就輕地沒回答前半句,慢條斯理地洗了手,才轉過身說:“當逃兵是懦弱的行為。我懦弱了九年,眼下不能犯這種錯。”

他的半邊身子被窗外照進來的陽光鍍了金,臉上沒什麽表情,完全看不出昨晚那意動情迷的樣子。

沈問津眯了一下眼,下了床,癱上椅子,挑著眉看他:“萬一你以後又逃了,怎麽辦呢?”

“不會有那一天。”齊客回答得斬釘截鐵,須臾,又猶猶豫豫地補了一句,“除非……你想結束。”

“那你估計逃不了了。”沈問津長嘆一聲,“你讓我開竅的,我隻能一輩子賴著你,像塊狗皮膏藥。”

他睨了一眼男人,又問了聲:“怕麽?”

齊客垂眸回看過去,沉聲說:“求之不得。”

激昂澎湃的情感在心裏橫沖直撞,又實在無法公之於衆,沈問津恨不能去無人的山穀裏喊幾嗓子發洩發洩。

他於是想了想,來了張自拍,接著開啟微博,開始編輯文字。

問津-:剛參加完朋友的婚禮,趕回去工作。

照片裏的青年麵色紅潤,眉眼含笑,極富精氣神。

評論如浪潮般湧來——

[幾天不見,怎麽又帥了]

[快去工作!我今天就要看到新視訊!不是商量,是通知!]

[你朋友的婚禮,你怎麽一臉幸福得跟你結婚似的]

[後邊坐著的那是齊哥麽?]

沈問津在心裏回了一下第三條:你小子好眼力。而後戳著螢幕回了第四條。

問津-:是他,我倆高中同學結婚,就一塊兒來了。

他又挑著回了些,忽見一條評論被頂到了最上邊。

[齊客:揹著我偷拍?]

沈問津的心跳漏了一秒,回頭看去,便見原先在床沿坐著的齊客站起身,攥著手機朝自己走來。

“揹著我偷拍?”他又問了一遍。

“沒。”沈問津癱在椅子上,仰頭看他,“自拍,你剛好入鏡。”

他們一塊兒看著評論區的回複越疊越高,沈問津眨了一下眼,道:“有人說我和你長得很像。”

“是麽?”齊客倚著桌子,垂眸瞅他。

“我覺得不像……但是科學研究表明,接吻會交換菌群,從而讓兩個人趨於相近。”沈問津的語氣頗有些挑釁的味道,“要試試麽?”

齊客眯著眼,眸光從沈問津的眉眼滑至唇邊,須臾,喉結滾了滾,撐著椅子的扶手,一徑躬身而下。

倆人商量了不刻意公開,於是回公司後仍舊保持著原來的狀態,隻是在某些時刻自然而然地顯出了幾分親昵的味道。

譬如齊客過來視察工作的時候,會很順手地往沈問津桌子上投喂點什麽。

譬如沈問津工作累了時,轉換心情的活動會由原先的去茶水間待一會兒,變為去齊客辦公室待一會兒。

再譬如他們倆在公司某些無人的角落相遇時,會情不自禁地溫存片刻。

而日子過得太舒坦的時候,總會出點意外。

每天上午,露絲露娜都過得挺清閑。這天正是露娜在前臺值班,露絲準備好了下午要播的內容,有些無事可幹,便打算晃去茶水間鼓搗一下公司新到的咖啡機。

……沒想到這一去,正巧撞上了老闆和津渡在接吻。

說接吻其實也不太準確,究竟隻是蜻蜓點水地碰了一下,但露絲還是被嚇到了,手裏的玻璃杯掉落在地,四分五裂。

當她看著倆人僵了一瞬,轉過頭來時,恨不得自己從沒出現在這裏過。

……咋辦,好像發現了不得了的秘密,現在辭職來得及嗎?

她腦子飛速運轉,想出來的解決方案是——裝瞎。

然後沈問津和齊客就看著小姑娘眼神空洞地把手舉了起來,盲人摸瞎似的四處走,嘴裏一疊聲唸叨著:“我什麽也沒看見。”

沈問津、齊客:……

既然已經被人撞見,那遲早全公司都會知道,不如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裏。

於是半小時後,鬆下客全體成員在會議室集合。

露絲被齊客囑咐了一通,臨危受命,戰戰兢兢地當起了主持人:“那啥,我宣佈個事。”

“啥事兒搞這麽神秘?”木子舉手問。

露絲深吸一口氣,以繞口令說“八百標兵奔北坡”的姿態一口氣念出了“咱們老闆脫單了”。

“啥?”費列萊一躍而起,“老闆脫單了?!老闆背叛我們單身階級?”

向之表示狐疑:“為啥是你說?難不成……”

露絲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:“不是不是,是因為我目睹了出櫃現場。”

“噢……”衆人齊齊點頭,片刻後又猛地把頭扭向角落裏坐著的麵無表情的某人,“出櫃?!”

沈問津懷疑他們能把脖子扭斷。他站起身,看著露絲如釋重負地坐下,不疾不徐地說:“老闆確實脫單了。”

“然後呢?”費列萊嚷著,“別賣關子了。”

沈問津繼續不疾不徐地往外扔重磅炸彈:“物件是我。”

席間空白了一瞬,接著祝福聲潮水般湧來,大家夥兒拍著桌子一起嚷“請客”,齊客點點頭說“請”,後頭還跟了一句“所有人工資漲五百”,樂得鼓掌聲又響了一倍。

向之擦著眼角說:“你們終於在一起了,可喜可賀。”

“什麽是終於?”沈問津愣了一下。

“草,你當我們瞎還是當我們傻?”費列萊瞪著眼,“我和向哥早看出來你倆有苗頭,怕冒犯到你倆,沒和你們提。”

沈問津聽懵了:“咋看出來的?”

“齊哥對你照顧成那樣,我們本以為是同學情,後來一想,老同學也沒這樣的,我和我發小隻會互罵傻叉。”費列萊說,“我就和向之說老闆鐵暗戀你。”

向之在旁邊瘋狂點頭。

沈問津有點崩潰:“合著就我不知道,還追了他一個多月?!”

會議室窗明幾淨,人聲嘈嘈。他偏過頭,對上了齊客的眸。

眸色深得一如既往,笑意灣在裏頭很淺的地方,淺到沈問津一眼就能看著。

其實這麽一來也挺好。沈問津想。

他便得以看清某些齊客從來不說出口的事,也看清了自己內心所求。

他拉了一下齊客的袖擺,把人拉得低了一點頭,湊在他耳邊說:“你打算怎麽過年?”

齊客睨他一眼:“還有兩個多月。”

言下之意是:你怎麽想這麽遠。

“我知道。早點打算嘛。”沈問津笑道。

“我聽你的。”齊客說。

沈問津搭上了他的肩:“我想去蘅山寺住一晚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求過父母身體康健,但是現在又有了新的願望。”

“什麽?”

沈問津笑著看他,不說話。

還能是什麽呀。他在心裏道。

陌上擷枝客,歸來好問津。

-正文完-點點頭,默不作聲地往陶瓷鍋裏丟了點鹽,攪了攪,重新舀了一勺,遞到沈問津嘴邊。沈問津感覺自己像是古代的試毒太監。“這回味挺正。”試毒太監喝完豎起大拇指,給出了中肯的評價。齊客沉默不語,把陶瓷蓋重新蓋上了。說是做飯,其實隻是煮個清水麵,沒有任何技術難度。齊客說一步沈問津動一下,燒水下鍋撈麵放湯,五分鐘後,一碗番茄牛肉麪成功出爐。沈問津捧著麵沒反應過來,還在震驚:“做飯這麽簡單?”齊客欲言又止,喉結滾了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